第七十三章:突然出现
    正当夏凝想发飚时,这时她手机响起,是易云睿打过来的。

    心里一跳,夏凝对欧以轩说了声:“我老公给我电话了。”

    说着便要起身走出去,欧以轩拦着她道:“就在这听吧。”

    夏凝犹豫了一小会,按了接听键。

    手机那头很静,夏凝看了一眼时间,晚上七点多。这时候易云睿应该在梅箬那边,怎么会这样安静?

    “你在哪里?”易云睿开口问道。

    “我……”夏凝看了一眼欧以轩:“我在外面,你不是去梅政委那里吃饭吗?好像很安静的样子。”

    “他们都在里面,我出来了。”

    “哦,我吃完东西就会回去的,你玩高兴点。”

    “好……”手机那头微微一顿:“你跟谁出去了?”

    夏凝停了停,回道:“我跟宝儿在一起,不用担心。等会就会回去的。”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正当夏凝奇怪时,易云睿道:“好,我知道了。”

    话毕,便挂了手机。

    夏凝微微皱眉,听易云睿的声音,好像有点怪怪的。

    “跟他还好吗?”欧以轩问道。

    夏凝心里一堵,愠怒道:“欧以轩,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清楚。你一直认为我是一时意气用事才跟易云睿结的婚。没错,当时是有那么点想法,但我不是那么肤浅的人。我会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易云睿对我很好,其实人活一辈子,找个对自己好的人不容易。欧以轩,你不要再认为我结婚是因为你,不是,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既然你给不了我幸福,那我就找属于我自己的幸运去。其实你这个人很好,不过就是太自以为是。但是谢谢,谢谢你让我看清了现实,看清了自己。所以希望今天之后,我俩不要再有交涉了,这样对双方家庭都好。不是吗?”

    欧以轩愕然的看着夏凝,好一会说不出话。

    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给不了她幸福……

    呵呵,是啊,是这样子没错。

    她跟了他年,但他却给不了她幸福。

    但现在的他,幸福吗?

    “夏凝,”像是泄了气似的,欧以轩长叹了一声:“你说的没错,我太自以为是。我太高估自己了。”

    “欧以轩,请你清楚,我不是来批评你的。我也没那权利批评你,我只是实话实说,既然我俩都有家庭了,那所有的好,都是对着那个人的……”

    “小凝,”欧以轩打断夏凝的话,缓缓道:“虽然我在你面前很可恶,但今天既然见到了。有些事情我想要提醒一下你。”

    夏凝一窒,嘴一抿:“好,说吧。但我不确定我听不听得进去。”

    “易云睿身世显赫,喜欢他的女人不计其数。那些女人全都是大有来头的,男人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很难控制得住自己的权利欲望,小凝,你身世清白,我不知道易云睿能守你多久。也许他跟你结婚,也只是一时兴起,看不得你受欺负而已。小凝,你清楚易云睿真的爱你吗?他爱你些什么?到那时他对你兴趣淡了,到头来你还是自己一个。小凝,这就是你追求的所谓的幸福吗?”

    一时之间,夏凝哑口无言。

    虽然欧以轩说的话很难听,但都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她凭什么留住易云睿?

    她可是什么都不会!

    起码跟梅箬比起来,她真的……

    夏凝咬着唇,手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现在易云睿就在梅箬那里,她心里不高兴,她吃醋,但她就没那能耐可以将易云睿叫回来!

    军长夫人只是一个虚名,除了易云睿外,谁都可以给她面色看!

    她算什么呀。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但是我真的好担心,我担心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还能站起来吗?”她的伤心和无助,他是看在眼里,他的心其实很矛盾,他看不得她幸福,总想毁了。但话一出口,他就后悔得要命。他还是个男人吗!

    夏凝微微闭上双眸,睁开,一字一顿道:“这点不需要你担心。我答应过我父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开开心心的活下去。”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咖啡厅里传来小小的骚动,骚动越来越大,两人情不自禁的转头看去。

    当夏凝转头看过去时,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形已经站在了她旁边。

    穿着一身墨绿色军装,相貌冷峻刚毅的他一出现便压倒全场,散发着尊贵的霸气!

    未等她反应过来时,男人抚了抚她的手,柔声道:“老婆,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夏凝惊讶得目瞪口呆!

    易云睿不是在梅箬那里吗?怎么来这里了?!

    未等夏凝回答,易云睿已经坐了下来。很自然的握着了夏凝的手。狭长的双眸看向欧以轩,锐利压逼的气势让欧以轩顿时心凉了一截。

    “欧主编,好巧啊。”

    易云睿一开口,正戳中欧以轩的弱点。欧以轩勉强笑了笑道:“是好巧,呵。”

    手被易云睿紧紧的握着,夏凝有点心虚,想抽回手,却被他握得更紧。

    易云睿看向夏凝:“老婆,我是来接你的,事情商量完了吗?”

    夏凝抿了抿嘴,点了点头。

    其实本来就没啥好跟欧以轩说的。刚才她还对易云睿撒了个谎……慢着,易云睿现在出现在这,敢情刚才给她电话的时候,肯定看到她跟欧以轩在一起了!

    晕死,这貌似是应了那句话,捉x在x!

    哎……被抓了个正着,看来这次百口难辩了。

    “好,”易云睿转头对欧以轩说道:“那欧主编,你说的话完了吗?”

    易云睿一语双关,欧以轩尴尬道:“其实我跟小凝是刚好碰到的。所以就一起来这里喝杯咖啡,希望易军长不要介意。”

    “介意?”易云睿挑了挑眉:“对小凝我绝对放心,我只是担心某些人见不得别人好,煽风点火。”

    欧以轩面色一暗,没有回话。

    这时服务生走了过来,正想开口,易云睿微微一抬手道:“我是来接我妻子的。”

    服务生会意,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老婆,回去了吗?”

    感觉手里一紧,夏凝点了点头。

    易云睿拉着夏凝正要离开,却像想到什么似的对欧以轩道:“对了,有一点忘记告诉欧主编了,尹静思已经在门口了。相信也已经看到了欧主编所做的事情。另外,关于欧主编在背后打易某人小报告的那些话,易某人就在这里明说了。那些事情,不可能会发生。”

    话毕,易云睿拉了夏凝朝门外而去,原地剩下傻了眼的欧以轩。

    出门时,夏凝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奥迪,里面坐着的女人很像尹静思,想必就是她吧。

    “嫂子好!”见两人出来,冯乐大大的打了声招呼,拉开了车门。

    易云睿扶夏凝上了车,对冯乐道:“军区大院。”

    “是,首长!”

    离开时,夏凝看了咖啡厅一眼,发现欧以轩站在了原地,很久很久。而尹静思在车内一直的看着他。两人之间只隔了一面墙,但就是这么的耗着了。

    一路上,易云睿都没说过话,夏凝低着头也不敢说话,毕竟自己做错了事情。手被易云睿紧紧的握着,她心里有愧,抽了几次抽不出,到最后却反而被易云睿抱在了怀里,还抱得她紧紧的。

    易大军长不说话,冷着一张脸,她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是生气呢?还是其它。

    直到回到家,当看到台上一大堆打火锅的菜肴后,夏凝才发现易云睿回了家后又出来的。

    按这情况来看,易云睿应该是还没吃晚饭!

    “你不是去梅政委那里吃饭的吗?”夏凝奇怪道。

    易云睿脱下外套,挂好:“我有说过吗?”

    夏凝傻了眼,好像是没有亲自说过。

    “但梅政委今天才给我电话,说你过去她那边吃饭。说是庆祝她回来,很多人都去了。”

    易云睿静了静,微微皱眉:“她给你电话了?”

    “嗯。”夏凝点了点头,事情好像有点蹊跷。

    易云睿没再说话,拿了菜肴便到厨房去洗。夏凝见状立刻也动起手来。

    “冷,你不要洗。”易云睿按着她,接过她手上的菜。

    夏凝眨了眨眼睛:“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没那么矫情的。”说着又要去夺易云睿手上的菜。

    “小凝,”易云睿握着了她的手,嘴动了动,却最终没说出话。转身倒了一盆温水,然后将菜放进去:“一起洗。”

    看着易云睿将凉水换成温水,夏凝心里一暖,跟他一起洗起菜:“你还没吃饭啊?”

    “嗯。”

    “那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做给你吃啊,”说到这里,夏凝笑了笑道:“虽然我做的饭菜还真不咋的。呵呵,但起码不用易大军长动手啊。”

    “说你做的饭菜不好吃的人,那是他们没这福气。”易云睿缓缓道:“不错,今天是梅政委请客,不少人都过去了。她邀请了我,我本来是打算跟你一起去的。但临时有个会议,那就作罢。”

    “噢,”敢情易大军长也是刚刚才回来的,想了一会,夏凝坦白道:“其实我刚才是真的跟宝儿在一起,吃完饭出来的时候刚好遇见了欧以轩,今天是他生日,他有点事情要跟我说,我答应了。其实我刚才是想跟他说清楚一些事情的。我是怕你误会,所以……”说到这里,夏凝偷偷看了易云睿一眼:“对不起,我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