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絮语
    两人紧紧的相拥着,浓情蜜意,一片旖旎,易云睿吻了夏凝一口:“其实,我猜到你是去寿司店了。回来后我就直接过去了,然后见到你跟欧以轩进去了咖啡厅。”

    夏凝心里一提,天,怎么就见到这一幕,是个人都会误会的。

    “我跟了上去,看着你俩坐在靠窗的位置。然后看着你的表情。你的眼神,我看到你生气,你伤心。还有你想对欧以轩动手的样子。”说到这里,易云睿笑了笑:“我就在那里猜,你会不会真的动手。”

    夏凝傻了眼,看来易云睿懂读心术,单是看表情就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她承认,易云睿各方面都比她优秀。对着这么厉害的男人,她能不栽吗?

    “实话说,我当时还真想你动手。只是后来看到你神色不对劲,感觉你好像在顾虑着什么,犹豫着什么。我很担心,所以就给了尹静思一个电话,告诉她丈夫在哪里。然后等了几分钟,看到事情越来越不对路,我就进来了。”易云睿抚了抚夏凝的发:“进来时,我就听到欧以轩对你说的那些话,当时我就气得想将他废了。”

    夏凝心里一提,易云睿的身手她是见识过的。十个欧以轩都不可能是他对手……看来刚才欧以轩是死里逃生来着。

    手被易云睿握着,他温柔的蹭着她,夏凝感觉痒痒绵绵的,但是很舒服。

    “我是极力的压抑着,然后看到尹静思的车子来了。然后我就坐在了你身边……”说到这里,易云睿顿着不说。许久后才叹了一口气道:“晚餐的事情,我没对你说清楚,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这样的了,小凝,我答应你,晚餐我尽量赶回来吃,如果真有饭局和会议的话,我抽空给你一个电话。以后除了我的电话,都不要相信任何人,可以吗?”

    夏凝点了点头,心里甜甜的。现在的感觉太舒服,舒服得她想问清楚梅箬和易云睿的事情。

    “不如,我们交换一下秘密好吗?”夏凝开口道。

    “好。”想也没想的,易云睿应了一声。

    “你清楚我跟欧以轩以前的事情吗?”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黯:“清楚,也不清楚。”

    年前他一直派人跟踪着,但总有些事情他是触及不到。对着欧以轩这个男人,他很吃醋。他知道小妻子想坦白跟欧以轩的过去,潜意识的,他很想知道,却是很心痛。

    从前她不是属于他的时候,他只能在暗处一直的看着,默默祝福她能幸福快乐。现在她就在身边了,他更多的是对她的占有和疼爱。对着她的感情,他发现没有以前那般豁达了。

    他变得小气了。

    “你想听这个秘密吗?”

    易云睿闭上双眸,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想。”就在夏凝准备开口时,易云睿又道:“虽然我很想,但我怕你说出来心痛。不用交换秘密了,你想要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夏凝微微一凛,感动像决了堤的水一般,汹涌而下,双眸突然的一红,紧紧的抱着易云睿:“不,我还是说吧。说出来的话,我就是真正的放下了。睿,你可能会吃醋,但请给我一个坦白的机会,我不想我们的感情之间有别的因素在。”

    易云睿双眸一柔,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好,你说,老公听着。”

    夏凝点了点头:“我在爱丁堡大学就读不久,就听到父母去世的恶耗。当时我身边没人,也找不到倾诉的对象。只能依靠别的事情转移我的悲痛。我整天的在图书馆里待着,其实也不是为看书,就只是找一个地方罢了。我一待就是一整天……然后我发现,有一个男孩子,每到图书馆人差不多走光的时候,他还是一直在。他有着俊朗的外表,很好看,但是很孤僻。不怎么爱跟人说话。后来我知道他跟我是同一级,也是同一个科别的。这个人就是欧以轩。在别人那里我打听到,他的身世竟然跟我差不多,父母也是出了意外不在了。一时之间,我感觉我俩的距离近了。所以,在观察了他一段时间后,我主动的跟他搭讪。”

    “一开始他也不怎么理我,然后我知道跟他搭讪的美女很多。所以我就花了各种心思想引起他的注意。”说到这里,夏凝抱紧易云睿:“睿,你别不高兴,我说完后,我就再也不想了。”

    “没事,继续,我在听着。”易云睿抚了抚她的发道。

    “努力了一个月后,欧以轩终于跟我说话了,那时我很高兴。然后就打听着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尽量的哄他高兴。然后他就渐渐的和我熟络了。但对着他,我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什么惹他不高兴,以后再也不理我了。”说到这里,夏凝笑了笑道:“现在想起那时的自己,挺傻的。在英国那五年,虽然我一直小心翼翼的讨好他,但跟他一起,真的挺高兴。回国后,我跟他一起进了ime,沉默寡言的他竟然一反常态,做人做事都很圆滑。相比之下我很逊色,很快的,他就晋升了。”

    “他晋升了,本来我是有机会一起晋升的,但不知为何很多次到了最后时刻,名额都是别人。以前我以为是自己能力不行,前阵子才知道原来是他一直在打压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打压我,或许他想要个温柔驯良,没什么作为的妻子吧。”说到这里,夏凝顿了顿:“也不对啊,尹静思是个才女呢,各方面都很好,呵呵,实话说,年了,我到现在也不了解他,真的很失败。”

    易云睿静静听着,轻轻的抚着她的发。

    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起出来工作时,他说过会给我一个最盛大的婚礼,会给我一个幸福的家。这几年我一直都很相信他,甚至有时候亲眼见到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事情,我都选择忽略。”说到这里,夏凝语气哽咽,泪水不自觉的溢满双眶:“好几次下班的时候,我见到他接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就是尹静思。”

    “我一直欺骗着自己,男人出来找拼,没点关系怎么行。他这样做也是身不由己。直到欧以轩宣布结婚前一刻,我都是这么认为的。”泪水划落脸郏,夏凝想去抹,一双大手却已经轻轻替她擦去。

    “不要说了。”易云睿轻轻拍着她的背,哄道:“接下来的事情,老公都知道,不要说了。”

    乖乖的伏在易云睿胸口上,夏凝费了好一会的劲才平复着情绪:“如果尹静思真的是他最爱的人,我会祝福他。但我想不到他会这样对我,竟然默认我是他跟尹静思间的小三。”

    易云睿手微微一紧:“不要说了好吗?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老公都会在你身边的。”

    夏凝微微叹了一口气,悠悠道:“现在说出来感觉好多了。今天见着欧以轩,也没那么心痛和伤心了。就像他对我说过的,跟他的一切都成为过去了。”

    “是,已经过去了。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以前的男人不要想了。”

    “但是……”夏凝抬眸看向他,泪水涟漪:“今天欧以轩说得话不是没有根据。我不知道你当初跟我结婚,是不是一时兴起?还有梅箬的事情,我真的……”

    易云睿看着她,双眸一片深遂,过了好一会,才缓缓道:“梅箬,是我大哥的女人。”

    此话一出,夏凝愕在当场!

    什么?梅箬是易云睿大哥易云天的女人?!

    “那……那他们结婚了吗?”

    易云睿摇了摇头:“在英国的时候,梅箬就跟我大哥是一对。后来回国时,梅箬被中央调到b军区,做了我的政委。一年后,在一次意外中,她替我挡了一枪。被我大哥接到国外休养了。”

    易云睿说的话很简短,但内里的故事却是触目惊心!

    “她替你挡了一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夏凝心里紧揪着。

    易云睿沉吟了许久,只是一直的抚着她的发:“小凝,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问好吗?”

    夏凝心里一痛,就像有什么在锥着她的心。她吃醋,很吃醋!

    “不说就算了。”低下头,没有看易云睿的眼睛。夏凝心里揪成了一团。

    见她情况不对,易云睿皱眉,他不说是怕她担心。看来不说出来的话,她更担心。

    “说,我说,不要生气,”易云睿说着,长手托起她下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口:“当时情况很危险,我的车被打成筛子。事后查明,那是一伙国际恐怖份子,”说到这里,易云睿轻轻一笑:“后来,我就买了这辆骑士十五,想着出事的时候,应该能撑一会。”

    易云睿话是说得轻松,但别人听来,可以想像那是怎样一幕惊险情形。

    军车被打成了筛子,天,当时有多少人围攻易云睿?

    按着易云睿这么高级的身份,又怎么会轻易的被人查到行踪?

    夏凝心里凉嗖嗖的,不由自主的用力抱紧易云睿,担心他会突然消失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