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结婚对象
    [第章  第卷]

    第节  第七十九章:结婚对象

    对着易云睿炽热的双眸,夏凝只觉喉干舌燥,咽了咽口水,嘴张了张,又闭上。

    易云睿手微微一用力:“叫声老公。乖。”

    夏凝傻眼,为了达到目的,易云睿可是连哄带骗的。

    “老公。”

    “嗯,再叫一遍。”

    “……老公。”

    “乖,再叫一遍。”

    夏凝脸上条条黑线划落,易云睿这是在耍她吗?

    “不叫了。”

    易云睿挑了挑眉,俯身吻了她一口,看着面前的人儿脸红成了番茄。

    “不听话的话,那可是有惩罚的。”

    夏凝嘴角抽了抽,这是威逼利诱!

    “我能抗议吗?”

    “不能。”话毕,易云睿又飞快的在她唇上啄了一口。

    夏凝双眸圆瞪,无赖,这是典型的无赖!

    “还不叫老公吗?”易云睿双眸微微一眯,带出一抹恶作剧的笑容。

    “老公!”夏凝乖乖的回了一句。

    “好,记得以后要叫老公。不然叫错一次,我就亲你一次。”易云睿顿了顿:“无论是在哪里。”

    夏凝抿了抿嘴,从前怎么没发现易云睿这么霸道……

    “我想要去看看宝儿和莉莉。”夏凝转开话题道。

    “不用了,她俩有人照顾。”易云睿说着,侧身坐在床上,轻轻将夏凝搂进怀里。

    “你!”

    夏凝大惊,天,这可是在医院!随时都有人进来。让人看到他俩这样子的话……

    “睿……老公,这里是医院。”

    “嗯,我知道。”说着,易云睿搂得她更紧。

    夏凝伸手去推,却丝毫推不动,见他整个粘在她身上,只得红着脸看着屋顶,无语问苍天。

    看来易大军长比糖还粘。还是粘上了弄不下来的那种。

    别人说的沉默寡言,杀伐果断,冰冻如霜。好像都不成立。

    夏凝看了一眼天色,一片漆黑,对易云睿道:“你天亮还要回军区,回去睡觉吧。”

    “没事,我在这睡。”易云睿闭上眼睛呢喃道。

    夏凝扯了扯眉角:“这里会着凉的。”

    “有你,不会冷……”说到后来,易云睿的声音模糊一片。

    夏凝还想说话,却听到身边的他呼吸声很平稳,转头看了易云睿一眼。睡着了。

    夏凝心里一软,脸贴在他胸膛里,顺着他的呼吸,闭上了双眸。

    另一间病房。

    “怎么是你?”一睁开眼,看到叶乾宁的身形时,李宝儿这句话脱口而出。

    叶乾宁微微挑眉:“怎么就不能是我?”

    李宝儿有些郁闷。这个月来,她已经很压抑自己不去想他了,心里刚刚将他忘记。一下子又晃到了面前,看来一个月的努力是白废了。

    “你你你,你不是有女朋友的吗?你干嘛跑我这?”看着那英俊挺拔的身形,李宝儿心跳加速,说话不由自主的结巴着。

    叶韩宁晾了她一眼:“关女朋友什么事。”

    “现在天都黑了,你现在跟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你女朋友会吃醋的。”

    叶乾宁皱眉,他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有女朋友了?

    “我什么时候有……”说到这里,叶乾宁嘴上一顿:“咳,这个不用你管!首长吩咐我在这照顾你。我必须要完成任务。”

    李宝儿脸上条条黑线划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手机呢?”

    叶乾宁一愣:“要手机干什么?”

    “我给你首长打个电话,让他解除对你的命令。”

    脑子里一片麻团,叶乾宁干脆道:“你手机被摔坏了。打不了电话。”

    “那你手机拿来。”

    “……”叶乾宁脸一黑:“没电!”

    “你!”李宝儿双眸一睁,这男人摆明是跟她过不去:“夏凝在哪个病房里?我找她去。”

    李宝儿边说边起床,叶乾宁一惊,一双大手按着了她:“你身上有伤,给我好好待在这里!”

    “放手!”李宝儿粗鲁的吼了一声:“你不放手我叫非礼啦!”

    料不着李宝儿这招,叶乾宁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你敢?”

    “怎么不敢!”李宝儿双眼瞪了回去,跟她倔?她更倔!

    “我数三声,不放手的话我叫了!一,二,三!”

    ‘三’字一出,叶乾宁也放了手,手刚一松,对上李宝儿得逞的笑容,叶乾宁只觉脑子里装的全是浆糊!

    双手叉腰站了起来,叶乾宁紧紧的盯着李宝儿,李宝儿朝他‘哼’了一声,掀开被子起床。

    “你……”叶乾宁想伸出手,却被李宝儿瞪了回去。

    李宝儿拿着吊针架,正要迈步。却感觉头一晕,软软的坐到床上。

    “你看你!”叶乾宁心里一揪,伸手去扶。

    “你碰一下我,我就喊非礼!”头晕晕的,李宝儿嘴里却是不服输。

    “好,我不碰你行了吧!李大小姐!”叶乾宁猛的一吼,别过身去,看也不看她一眼。

    “哼!”李宝儿朝他背影瞪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撑着又要站起来:“喂,小凝在哪个病房?”

    “往前第二间。”叶乾宁没好气的回答。

    李宝儿一边扶着吊针架,一边往前慢慢迈步。艰难的走了十几米后,转头一看,叶乾宁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

    “我说叶上校,麻烦你给我找部手机,让我打个电话给夏凝好不?”

    叶乾宁嘴一抿,脸上铁青一片。

    “哼,不求你!”李宝儿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小会,李宝儿突然眼前一黑,身体软软的跌倒地上—

    正当她准备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眼前一晃,身体已经被紧紧的抱着。

    刚毅的男性气息袭来,李宝儿心里猛的一跳!直直的对上叶乾宁双眸。

    这个男人……她爱,真的爱。

    李宝儿只觉脸上一阵发烫,连忙转过脸:“放我下来,我要叫……”

    “我知道你要叫非礼!”叶乾宁吼了一声:“不错,爷现在就非礼你,咋的!叫吧!”

    说着,叶乾宁接过吊针架,一把将李宝儿横抱起来,走回病房。

    躺在叶乾宁怀里,李宝儿紧张手握成拳,实话说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抱!

    叶乾宁将李宝儿放回病床上,拉好被子帮她盖上。然后坐在了病床旁边。

    病房里一片寂静。

    “我……我昏迷了多久?”李宝儿弱弱问道,别过脸不去看叶乾宁。

    跟叶乾宁来了这么次‘亲密的接触’,她完蛋了。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忘掉刚才发生的事情。

    “几个小时。”

    “夏凝和冷总编呢?”

    “不知道。”

    李宝儿一惊,转过脸来急问道:“她俩没事吧?”

    “没事,有人照顾着。”

    李宝儿轻轻的松了一口气:“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撞车吗?”

    “事情原因正在调查当中。等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

    “不用你告诉,”李宝儿抿嘴道:“我问小妮子就行。”

    叶乾宁双眸一沉,面色一片冰冷。

    “我结婚的时候你会来吗?……”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一首《犯贱》唱得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

    几秒后,李宝儿的声音吼起:“你不是说我手机摔坏了吗?!”

    叶乾宁脸色一僵,转身将手机拿给李宝儿。

    “骗子!”李宝儿低骂了一声,用眼神瞪回叶乾宁的抗议,一看屏幕,大大的抽了口冷气。

    是妈妈的电话。

    “叶上校,麻烦等会不要说话,k?”李宝儿神秘道。

    叶乾宁皱眉,还是点了点头。

    “喂,妈啊。这么晚了,没睡?”李宝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雄厚些,不让母亲听出她不舒服。

    “睡什么啊?现在才点多!宝儿你没事吧?”

    李宝儿一愣,很快反应过来:“噢,才点多啊?呵呵,公司忙,没注意时间呢。妈,有什么事情吗?”

    “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妈身体不好,有些事情操心不来的。”说到这里,手机那头顿了顿:“妈就是给你一个电话,问问你那相亲的事情还成吗?”

    李宝儿眨了眨眼睛,看了叶乾宁一眼,然后点头:“成。相亲嘛,可以,安排在什么时候?我好方便回来一趟。”

    “能请假吗?”

    “没事,反正这个月要出差,顺便回b市一趟吧。男方那边不介意我在市有工作吗?”

    “那男孩子不错,脾气和家世都很好,他不介意。那就定在这个星期六吧,行吗?”

    “星期六啊,”李宝儿算了算:“好,那就星期六吧。”

    “行,那妈去跟男方那边说说。先这样啦,拜。”

    话毕,手机那边挂断了。

    “你星期六要相亲?”手机一挂断,叶乾宁便开口问道。

    李宝儿缓了缓,肿么感觉叶大上校语气很不爽的样子?

    “嗯,相亲的事情早就定了。只是这段时间一直有事,顾不过来。我也老大不小了,不是一般小姑娘了。总得要嫁人的。不然再过一两年,我就没人要了。”

    叶乾宁脸色一黑:“这么说来,你的意思是想随便找个男人嫁了?”

    “那怎么能叫随便!”李宝儿不认同道:“就是不想随便,所以才要相亲啊!也许就真的对上了,感情的事情谁说得准啊。”

    叶乾宁冷着一张脸,许久的不说话,见李宝儿好像想要睡觉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那你想找什么样的男人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