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我结婚关你啥事!
    [第章  第卷]

    第节  第十章:我结婚关你啥事!

    李宝儿脸色一红,带着几分向往道:“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哪个女人不想嫁个好老公。我的标准啊,其实挺简单,起码养得起我,最好能顾及一下我的家庭。人好,有上进心,呵呵,样子过得去就行了。”

    叶乾宁脸上条条黑线划落,虽然李宝儿的标准不算太高,但也不低了。每一样都戳中男人的弱点:“你星期六真的打算去相亲?”

    “嗯哪,我年龄不小了,结了婚,好让父母安心。”

    叶乾宁皱眉:“你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吗?”

    李宝儿一窒,不高兴道:“叶上校,我不像你那么好的条件可以选择。我都二十七啦!再不嫁没人要了!”

    “怎么会没人要……”叶乾宁很自然接上,话说到一半却立刻打住:“咳,你还不算太差,怎么会没人要呢。”

    李宝儿撇撇嘴:“哎,反正不管啦,如果这个相亲对像真像妈妈说的那样好,那就结吧。”

    “他几岁了?”

    “好像有三十了。听说家境不错。人很好。”

    “是吗?”叶乾宁不置可否:“如果真这样的话,怎么到三十还没结婚?”

    李宝儿瞄了他一眼:“你不也是三十了还没结婚!”

    “我是军人!情况不一样!”听到这句话,叶乾宁气得差点跳起来:“你怎么能拿这个比!”

    见他抓了狂,李宝儿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啦,好啦,算我说错话。我们叶大上校可是个香饽饽,有的是选择的机会。”

    叶乾宁再次脸上条条黑线划落,他什么时候成香饽饽了!

    “今天是星期四,还有两天星期六,你的伤才刚好,能回b市?”

    “就是因为受伤了才有特殊待遇啊,我就只是皮外伤而已,明天就出院了。刚好公司给了几天的休息假期我,趁早把结婚的事情定下来吧。”

    叶乾宁心里一揪:“你的意思是如果真合适的话,那就立刻结婚?”

    “立刻说不上,订婚吧。然后赶快找个日子给事情办了。”

    “你!”叶乾宁气不打一处来:“你就这么随便?!”

    “随便?”李宝儿双眸圆瞪:“哎我说叶大上校你这是干嘛,按你这么说的,中,国占了百分之五十的人都随便了!就你叶上校不随便,行了吧!”

    “我……”叶乾宁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线,手插进头发里乱挠了一把。不知为何听到她订婚和结婚的事情,他就气得想揍人一顿!

    “哼,”李宝儿别开脸,没好气道:“叶上校,我要休息了,请你出去吧。”

    “我……你……”叶乾宁指着躺下的李宝儿,好一会说不出话来:“行,狗咬口洞宾,不识好人心!你睡,我不打扰你!”

    话毕,叶乾宁转身走出病房外。

    见着叶乾宁离开,李宝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夏凝这么一觉睡着,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点多。奇怪的是易云睿还在病房里。

    “你不用回军区吗?”

    易云睿摇了摇头:“我向军区请了假,这两天不用去。”

    夏凝一阵愧疚:“对不起,要不是我……”

    夏凝话未说完,嘴唇上便被易云睿手指点着:“不许再责怪自己。老公照顾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夏凝心里一暖:“我还要留院多久?”

    “你的伤情比她俩严重些,要留院观察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夏凝惊讶得双眸圆瞪:“那公司的事情……天哪!”

    易云睿正想说什么,这时病房门口响起了几声有节奏的敲门声。

    易云睿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名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戴着金边眼镜,笑咪咪的,样子很斯文。

    “你好,我是世界时代周刊的主编,我姓顾,来探望夏小姐的。”

    易云睿点了点头:“你好,顾主编。”

    两人在门口客套了几句后,顾栾进了来。

    “顾主编。”见到顾栾,夏凝连忙坐起。易云睿眼明手快的走到她身边,扶了她起床。

    “你不用起来,躺下好好休息。”顾栾走到夏凝面前,仔细看了一下她的伤情:“受了伤就该好好休息。刚才我去看了薇薇和宝儿,发现好像你伤得比较重些。”

    夏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受伤后我都没去看过她们。她们没什么事那就是最好的。主编啊,等我伤好了,我会立刻回去上班的……”

    顾栾手一摆,打断她的说话:“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好好休养身体。等到你哪天感觉好些再回来上班也未迟。”

    “这个……”未上班前就推了一次,现在受伤又推了一次,夏凝正觉很对不起顾栾:“顾主编啊,我就是事多,真的很不好意思。”

    顾栾看着她,淡淡的笑着:“傻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只要你的心还在公司,那么公司的门永远为你敞开。什么也不用想,好好休养身体。我要的是一个精神面貌饱满的夏总监。”

    听到这窝心的话,夏凝点了点头。看向易云睿,遂不好意思道:“顾主编啊,我都忘介绍了,这是我老公,易云睿。”

    顾栾双眸微微一闪,伸出了手:“原来是易军长,顾某久仰大名。”

    “顾主编过奖了。”

    两人男人手紧紧一握,双眸各自快速的打量着对方。就着夏凝的事情攀谈起来。

    “对了,”顾栾像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刚才我到冷薇薇病房里,看到了个军人。易军长可否介绍下?”

    此话一出,夏凝心里疑惑,冷薇薇房间里有军人?

    “那是我的通讯员,冯乐。”易云睿淡淡的回着,双眸隐隐带着一抹别的情绪。

    自从冯乐将冷薇薇从车上抱到医院,这小子就缠上了人家。这两天要不是他开口,这小子一直待在人家病房里。也不怕被人撵出去。

    “噢……”顾栾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嘴角的笑意更大:“对了,我在宝儿病房里也看到了个军人,想必那也是易军长的人了。”

    听到这里,易云睿对上夏凝看过来的目光,点了点头道:“不错,那是我以前的兵,叶乾宁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