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都很毒
    [第章  第卷]

    第节  第十一章:都很毒

    顾栾双眸微微一亮:“原来如此。呵呵,顾某人有空得要多向易军长学习学习。”

    顾栾这话一语双关,却没直接说明。两个男人对望着,都笑得意味深长。

    夏凝眨了眨眼睛,感觉两个男人间隐隐的有什么东西在角逐着。开口道:“顾主编,能问你一个私隐问题吗?”

    “你说。”

    夏凝缓了缓:“你有女朋友吗?”

    顾栾笑得更深,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

    “噢。”夏凝点了点头:“呵呵,不好意思。我真卦。”

    “你是公司娱乐新闻栏目的总监,卦是必须的。”

    顾栾一句话,说得夏凝眉角抽了抽。

    “小凝是娱乐新闻栏目的总监?”易云睿开了口,看向夏凝。

    夏凝心里一提,一直以来,她与易云睿两个人在工作上都是各自为政的。两人都很少过问对方的工作,易云睿知道她是某个部门的负责人,却不清楚她具体职务。

    见着易云睿眸中隐隐跳动的光亮,她知道易云睿肯定有想法了。

    “咳,对公司来说,我是个新人,其实娱乐新闻栏目的活动性很强,消息变化大,能不能把握着最新的信息,挺考验人的。所以公司给我这个机会,我很珍惜。”夏凝缓缓解释着。

    易云睿沉默着,没有说话。

    看着气氛有些奇怪,顾栾看了一眼手中的劳力士表:“嗯,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公司。小凝,你记着好好休息。公司有什么重要事情,我会给你电话的。”

    “好,谢谢主编体谅。”

    几个人又交谈了一会,顾栾回了公司。

    顾栾一走,易云睿看着夏凝,久久的,意味深长。

    夏凝缩了缩:“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做这个栏目的总监?”

    易云睿双眸一凝:“你忘记了,应该叫我什么?”

    夏凝心里一跳,抿了抿嘴:“老公……”

    “嗯,”易云睿满意的点了点头,坐在她旁边:“我清楚老婆的能力。绝对能胜任这个职位。但老公只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易云睿嘴微微动了动,却最终没说出来:“没什么,我想多了……你那辆f,恐怕短时间内不能用了。买辆新的吧。”

    “啊……”夏凝心里一片可惜:“才用了半个月呢,呵呵。”

    易云睿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额:“我的军长夫人,总不能开辆f去采访别的名人吧?换吧。”

    夏凝想了想:“呵呵,也对。我这思想一下子转不过来。”地位不同,身份也不同。她的思想还停留在三年前,易云睿说得对,是时候要懂得变通了。

    市是她的新开始,她不能再保持着在b市的思想,毕竟一切都向前迈进了。

    “老婆,”易云睿修长的手轻轻顺着她的发:“无论你做什么,老公都会在背后支持你。只要你认为是对的,就算发生什么事情,老公都会帮你善后。所以,不要给自己压力,开开心心的好吗?”

    听着易云睿这番话,夏凝心里一暖,不由自主的伏在他宽阔的胸膛上:“我老公这么优秀,不行哪,我也得要努力。我得要加把劲,不能落后了。”

    “小傻瓜,”易云睿搂紧了她:“最重要是我俩能在一起,永永远远的在一起,那就一切都足够了。”

    夏凝闭上双眸,享受着自己的专属。

    下午时不少人过来探望夏凝,梅箬也来了,不知道是否自己眼花,夏凝只觉梅箬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些什么。那复杂的情绪让她微微有点担心。梅箬她要如何定位她跟易云睿间的感情?

    梅箬跟易云睿以前的事,易云睿说得很简单。但每一句话都是大有故事的。但这毕竟是以前的事情,她想知道得清楚些,又怕触着易云睿心底些什么,有些事情,还是装傻的好。

    但是她装傻,却并不意味着梅箬也一样,毕竟梅箬这次回来,应该不是只做易云睿政委那么简单。

    那天晚上的梦,太黑暗,太孤单,太冰凉。她很害怕,每每想到那样的黑暗,她就害怕得紧紧的抱着易云睿。

    无可否认,那种温暖的感觉只有易云睿能给她。

    要说她自私也好,霸道也好,易云睿是她的老公,起码现在是,她就必须要悍卫自己的幸福。

    梅箬这对手太强大,虽然她不保准以后情况如何,起码自己要先努力。

    努力了,行不行是以后的事情。起码要问心无愧。

    她知道,她现在已经爱上了易云睿。看到易云睿跟梅箬在一起,她很不舒服,很吃醋!

    她会尽量的忽略掉梅箬跟易云睿以前的事情,但如果梅箬有进一步的举动,她这次可要出手了!

    “呵,还是这样舒服啊。”

    下了飞机,李宝儿伸了一个懒腰。

    从市飞往b市,一个小时行程,她在飞机上起码睡了大半个小时。

    到其它地方,她很少坐飞机,但身体才刚好,时间又有些紧,那就破例坐一次飞机吧。

    这感觉不错,挺舒服的。

    李宝儿拉了拉包包,心里感慨着,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好。

    知道她要回来,李妈妈早就做了一大堆好吃的,李宝儿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银行卡给了父母。里面有夏凝给她汇的钱。

    银行卡里的钱是五位数,她本打算全部给父母的,但想着父母可能会有所怀疑,所以先在卡上存一部分钱,给父母说是自己第一个月的工资。

    知道女儿在世界时代周刊工作,父母笑得合不拢嘴,父亲给她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道理,主要就是让她不怕苦不怕累的好好干。而母亲则叫她对夏凝好一些,有这样的朋友很难得。

    据母亲说的,她的相亲对象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住在a小区里,在政府部门做文职工作,生活条件不错。对人也挺好,李宝儿表面上笑着说好,但心里半信半疑。

    就像叶乾宁说的,如果真的这么好,那为何三十岁还没有对象?

    因为李宝儿才刚刚找到的工作,所以李宝儿让自家父母不要过多的透露她的信息,相亲时只要她跟那个男的就行了。

    时间约好是下午三点,甜心咖啡厅里。

    李宝儿两点就到了,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点了杯咖啡,自己慢慢喝着。双眼一直盯着门口。

    这个时候咖啡厅的人不多,什么人进出,李宝儿基本清楚。

    听父母说,相亲时以玫瑰为标记。

    玫瑰……听得李宝儿翻白眼,都什么时代了,还玫瑰为记!

    想到这,李宝儿看了一眼躺在桌面上的一支红玫瑰,虽然红玫瑰红得很鲜艳,还带着几滴露珠。但怎么看就怎么俗!

    这时,又一个男人走进咖啡厅,一身黑色西装,款式很传统,戴着一幅金边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光亮亮的一眼便知打了发胶。手里拿着一支红玫瑰。

    李宝儿双眸一亮,是他了。

    李国华。

    李国华选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下,服务生送来一杯水,跟李国华交谈了几句后走开。服务生走开后,李国华四处张望。

    李宝儿缓了缓,不错,李国华的长相过得去。但这种打扮,同是金边眼镜,顾栾戴着就很斯文很时尚很好看,但他戴着横看竖看都很老气横秋。

    但李宝儿很清楚,顾栾不是一般男人可以比得上的。心里快速的打消了那种对比的想法,想着自己年龄也大了,其实这个男人样子传统了些外,也没什么不妥。

    调整了一下心态,李宝儿拿起玫瑰,朝李国华走去。

    “你好,请问是李先生吗?”李宝儿开口问道。

    见到李宝儿,李国华双眸微微一闪,站起身来:“是是是,我就是李国华,李小姐吗?来坐坐。”

    两人坐下,简单交谈了几句,这时服务生送来了餐牌,李宝儿简单点了杯蛋糕和咖啡,但那边李国华却琢磨了很久。

    大约十多分钟后,李国华才点了杯苹果汁。

    “李小姐喜欢喝咖啡吗?”李国华托了托金边眼镜问道。

    李宝儿点了点头:“工作需要,喝点。”

    “这样啊,”李国华微微一缓:“现在的咖啡添加剂太多,喝得多的话,对身体不好呢。”

    李宝儿笑容一僵:“哦,以后少喝些。”

    这时服务员将两人点的东西送了上来,看着颜色形状诱人的草莓雪域蛋糕,李宝儿拿起了小匙羹。

    “李小姐啊。”李国华叫了一声。

    “嗯?”李宝儿手上动作一顿。

    “据我所知,蛋糕里的化学添加剂更多,再加上蛋糕太甜,吃得多会破坏身体内的碱酸平衡的。”

    李宝儿眉角直扯,这个男人真烦!

    换作平时,她早就发飚了,但想到这个男人将来可能是自己的丈夫,怎么说第一次见面还得要留下个好印象。

    放下小勺子,李宝儿耐着性子问道:“那依李先生看,我要吃些什么好呢?”

    李国华微微一缓,喝了一口苹果汁,眉头紧皱。将苹果汁放在一边,拿起白开水道:“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喝白开水的。对比起这些东西,白开水里的有毒物质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