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劫财?劫色!
    [第章  第卷]

    第4节  第十四章:劫财?劫色!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察觉情况对自己极度不利,李宝儿大叫着。

    金发男人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悠悠道:“妞,跟哥玩对吧。行,哥让你尝尝什么叫刻骨铭心的感觉。”

    说着,男人将手上的烟拿出,燃烧的一头对着李宝儿,慢慢往她胸口递过去。

    “不,你干什么!不要!救命啊!”李宝儿极力躲闪,无奈身体被紧紧压着,退后了又被人提上来。

    眼看着那红炽炽的烟头快到自己胸口处,李宝儿闭上眼睛。

    好吧,这次栽了!

    “啊—!”

    一声痛呼,接着再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便见金发男人倒在了地上。

    抓着李宝儿双手的两个男人傻了眼,他们还没看清金发男人是怎么受的伤!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便见眼前一晃。只听得手臂上‘嚓’的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被分离了一样,手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待到他们看清面前的人时,腿上又‘嚓’的一声响,两人几乎是同时跪在了地上。

    两个男人眼睛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略带书卷气却刚毅十足的男人,对上那冷冽的双眸,心一下子凉了个透!

    天,这哪是人类的眼神,那明明带着野兽的嗜血残忍!

    两人的眼神由不可置信转变成极度恐惧,颤抖得像个筛子一样。

    “你……你是谁?”其中一个人壮着胆子问。

    叶乾宁大手一伸,抓起倒在地上的金发男人,将他扔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在他面前坐下,点了一支烟,慢慢抽着。

    “饶……饶命……”金发男人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痛得差点就晕过去:“为……为什么……”

    “为什么?”叶乾宁双眸一眯:“你不是要让别人尝尝什么叫刻骨铭心的感觉吗?”

    金发男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次坏了,惹了不该惹的人!

    “叶……上校?”刚才事情发生得太快,等到李宝儿回过神来时,三个男人跪了两个,还有一个瘫在了沙发上。

    酒吧里已经有不少人往这边看来。

    “你怎么跟来的?”李宝儿伸手想要拉着叶乾宁,谁知道头一晕,身体一晃,重心不稳的掉向地上。

    叶乾宁眼明手快的大手一捞,像捞鱼一样将她整个托起。李宝儿只觉眼前一花,下一秒便坐在了他大腿上,头紧紧的伏在了他胸膛里。

    金发男人看到这情况,瞬间领悟了‘找死’一词的真正意义。

    叶乾宁将手上的烟递给李宝儿:“他刚才怎么对你,你就怎么对他。”

    李宝儿拿着烟,烟尾那微微湿润,心不禁微微一跳,这烟是叶乾宁抽过的……

    见李宝儿愣愣的看着烟,叶乾宁眉头微皱,这死女人想的是什么?

    “喂!”叶乾宁轻喝一声,大手拍了拍李宝儿脑袋:“回魂!”

    被叶乾宁一拍,李宝儿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手上的烟,又看了一眼坐着的金发男人。

    “他们的伤成怎么样了?”李宝儿问道。

    “手脚废了。”叶乾宁淡淡的回道。

    李宝儿心里一提,突然一股寒气掠过。

    老实说,如果只是调戏的话,这样的惩罚已经足够了。

    但是……

    “你叫什么名字?”李宝儿问向金发男人。

    金发男人心里一紧,犹豫了一会才道:“阿,阿发。”

    “阿发,”李宝儿悠悠道:“你刚才说出来混了许久对吧?”

    “嗯,嗯。”是出来混了许久,但从未见过这么厉害恐怖的角色。

    “那赚的钱也不少对吧?”

    “……嗯。”金发男人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三个男人,我一个女的,怎么说这亏我吃大了。医药费就不说了,还有精神损失费啊,打烂东西的费用,”李宝儿边说边数着指头:“这样吧,我也不贪心,十万了事。”

    金发男人双眸一瞪,十万?!

    叫个高级小姐一晚也用不着这么多……

    金发男人的神色全数落进李宝儿眸底,李宝儿双眸一沉:“二十万!”

    金发男人眼瞪得老大,担心李宝儿继续说下去,急忙道:“好好好,二十万,就二十万。”

    他怕的是她身边那个男人,心里有个感觉告诉他,如果他不给这笔钱,那么接下来的损失,就不是二十万可以了事的!

    李宝儿满意的一笑:“好,真乖。”

    天空一片漆黑,大街上渐渐安静下来,夜风轻拂,一轮明月高挂于空。

    “二十万到手了。”看着手机上的短信,李宝儿笑得合不拢嘴。

    叶乾宁眉角直抽:“真是个贪钱的女人。”

    “你说什么?”李宝儿双眸一瞪:“我知道叶大上校看不起这东西,但我是小市民,没钱就活不了。我母亲身体才刚好,这笔钱刚好用来给她补身子用的!”

    叶乾宁一窒,不再说话。

    东风猛士快速的行驶着,没一会便回到了酒店。

    车子停下,李宝儿本想自己下车,身体一动,便晕得手脚不受控制。

    叶乾宁一把抱着她,眉头紧拧:“我说你不会喝酒就不要跑到酒吧里!如果我没赶到,你想想会有什么后果!”

    被叶乾宁一吼,李宝儿双眸里泪光打转。

    天杀的男人!

    她想去酒吧的啊?还不是被他害的!

    就是因为她喜欢他,就是因为她知道不能喜欢他,所以才借酒消愁!

    见李宝儿泪光涟涟的瞪着自己,叶乾宁一下子傻了。

    那双眼睛,好像有千言万语对他说,却是压抑着一句不吭。

    他宁愿她骂他,宁愿她打他,她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两人对望了好一会,叶乾宁败下阵来,一把横抱起她道:“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吼你,行了吧。”

    李宝儿伏在叶乾宁怀里,像只猫咪一样乖,也不吭声。叶乾宁一路抱她回了房间,放她到床上。

    “那个……”他挠头:“一身酒气的,先洗一下澡吧,能洗澡吗?”

    话一出口,叶乾宁直打嘴巴。天,他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她不能洗澡,难道他帮她洗啊!

    “我,我先回房间。”叶乾宁起身离开,没走两步,突然间手一紧!

    “今天晚上……能陪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