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情之所起
    [第章  第卷]

    第节  第十五章:情之所起

    叶乾宁一凛,转头看向她,对上她微微带着泪光的双眸,心突然猛的一动!

    他很想答应,但到嘴的话却变成:“你喝了酒,头脑不清醒,我还是离开比较好。”

    李宝儿咬了咬唇,双眸突然一凝,手猛的用力,将叶乾宁用力一拉!

    料不着李宝儿这个举动,叶乾宁重心不稳跌坐在床上,未等他反应过来,唇上一软,带着一抹

    酒气的甜味传来……

    很柔软的感觉,就像婴儿一样让人心痒痒的。甜甜的味道让他欲罢不能。她主动的将舌头探进

    他嘴里,交相纠缠着。撩拨着他沉郁了二十多年的心。

    父母失败的婚姻,曾一度让他不敢触碰爱情,一度不相信爱情。但看到易云睿跟夏凝两个人时

    ,心里某种感觉在萌生着。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直到这一刻,两人接触的这一刻,他才明白,原来他的心早已动了。

    早已为她动了。

    只是自己……一直不承认。

    李宝儿的动作越来越主动,也越来越大胆,一手抱着他的脖子,一手在他宽阔厚实的胸膛上乱

    摸。

    “够了,李宝儿你喝了酒,快去清醒一下!唔!”

    “李……唔……”

    最后一丝微弱的理智被李宝儿尽数抹去,叶乾宁低吼一声,整个压在了李宝儿身上。

    虽说君子不能乘人之危,但问题如果是女子乘君子之危,那就另当别论了……

    夜色如水,一轮明月高挂于天,洒下一地银光……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时,叶乾宁眉角微微一动,慢慢睁开双眸。

    “唔……”光线有些强,他抬头挡着。

    头微微往旁一侧,眼睛却瞬间睁大!

    旁边没有人!

    就像炸雷在身边爆炸一样,叶乾宁意识一下子清醒。大吼了一声:“李宝儿!!”

    房间空空的,没有人回答。

    叶乾宁心头猛的一揪,掀开被子下了床,突然,床上的那一抹殷红,让他瞬间僵在当场!

    昨晚两人都很疯狂,不知道做了几次,直至都累倒在床上才罢休。

    “当”的一声,就像被大钟猛敲了一下,叶乾宁由震惊转为愧疚,呆呆的站在床边好几分钟后,找遍整个房间,不见李宝儿的身形。

    该死的,这死女人去哪了?!

    床单上的那抹殷红很是惹眼,叶乾宁只觉脑袋里一片混乱,头很痛。

    他竟然……他竟然……

    天杀的,这个死女人怎么不告诉他,这是她第一次!

    他昨晚还那么粗鲁,那么的……

    叶乾宁大手插进头发里,一顿乱抓,然后在床头台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急急走过去拿起纸条,见上面写着:对不起,昨晚那样子……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第一次给

    了你,我永远不后悔。但我李宝儿只是一个普通人,配不起你,我也不会去想。我知道你有喜欢的

    女人了,这事情我不会说的,叶乾宁,我很爱你,但我玩不起。所以你也不用愧疚,我不需要你负

    责些什么。就当是一夜情吧。其实一夜情也不差,起码感觉很好。

    看着这纸条,叶乾宁双眸圆瞪,怒火在心头一烧而起,气得手微微颤抖!

    深深的吸了几口大气后,叶乾宁将纸条揉作一团,狠狠的摔到地上。

    拿出手机,叶乾宁拨通了李宝儿的电话,却提示在通话中。一连拨了好几次都是通话中,这让

    叶乾宁更是怒火中烧。

    这死女人竟然将他的手机号码拉黑了!

    该死的,这死女人将他叶乾宁当作什么人了!一夜情?!还感觉良好?!

    她呀的知道自己在说着什么吗?!

    这是甩了他,是甩了他,还是甩了他的节奏?!

    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叶乾宁耐着性子,拨通了夏凝的手机:“嫂子,打扰你休息了。我想问

    一下李宝儿家住在哪里。”

    ……

    “什么?吹了?!”李妈妈一下子站了起来:“怎么吹的?你昨晚可是一晚没回家啊!你不是

    跟他在外面吗?”说到这里,李妈妈像想到什么似的,一下子变了脸色:“宝儿,告诉妈,你是不

    是被骗了?”

    “不是啦,”李宝儿拍了拍母亲的背:“妈,你身体不好,就不要乱想那么多。其实昨天我俩

    是见面了,但发现不适合。晚上有朋友找我玩,然后就玩了一天晚上。没发生什么事情。”

    “不适合?”李妈妈疑惑道:“为什么不适合?你看不上他,还是他看不上你?还有,你脸上

    和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李宝儿看了一眼手上包着的纱布:“没,昨晚喝醉了,怎么弄伤的记不清了。妈你放心,只是

    些小伤,几天就好了。”

    看到女儿身上的伤口,李妈妈一阵心痛:“都长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跟朋友出去玩,

    好歹得给家里一个电话。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李宝儿点头:“嗯,知道了。下次一定会的。”

    李妈妈叹了一口气,摇头道:“你二十七了,老大不小了,再过一两年就真嫁不出去了。你老

    实告诉妈,相亲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

    李宝儿抿了抿嘴:“妈,你说那个李国华人很好,是你自己知道的,还是听别人说的?”

    李妈妈微微一愕:“他们都说李国华人好,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李宝儿正要开口,却发现门口一阵吵闹,这吵闹的声音好像还是冲着这边来的。

    “李宝儿,你这死娘们在家不!?”

    大嗓子一喊,李宝儿立刻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天李国华的‘女人’。

    李妈妈一惊:“宝儿,这是?”

    “妈,你有没有告诉李国华我这里的地址?”

    “那当然得要告诉啊,”李妈妈像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妈,在门口叫骂的那个女人,跟李国华在一起的。”

    李妈妈一愣,随即什么事情也明白了。生气道:“这个李国华,枉我还相信别人的胡话呢!自

    家女人都找上门来了!宝儿你在这等着,让妈去会会她!”

    话毕,李妈妈看了屋子四周一眼,然后冲进厨房拿了锅勺走了出来。

    “妈!”李宝儿立刻上前制止:“你身体才刚好,千万别生气。这事情让女儿来摆平。乖,将

    武器放下。”

    “李宝儿,你呀的不敢出来了对吧?!敢勾引我家男人?姐今天就不让你好过!”

    门外的那女人在叫骂着,李宝儿拿走母亲手上的锅勺,从猫眼里看向外面,一下子傻眼了。

    她了个去,这女人还叫了好几个男人来帮手!

    坏了,父亲到医院拿药还没回来,她跟母亲两个人,不是门口这帮人的对手。

    叫叶乾宁过来!

    脑海里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李宝儿连忙拿出手机,按了几个键后又停了手。

    昨晚已经够疯狂了,叶乾宁这时候还不知道怎么想她呢。这男人肯定会将她想成那种女人去了

    。不行,还是给自己留点尊严,不能去找他。

    “宝儿,不怕,有什么事情妈扛着!”见李宝儿面色一阵犹豫,李妈妈拿起电话,自言自语道

    :“老娘当年打遍西街的时候,这帮小屁孩还不知道滚哪里去呢!看人多是吧,老娘就让你见识一

    下!”

    听到母亲的说话,李宝儿面上条条黑线划落。

    外面吵闹了很久,那女人见李宝儿还没出来,对身后几个男人使了个眼色:“泼汽油!”

    一声令下,男人提起早已准备好的一箱箱汽油,往李宝儿门口泼过去。

    汽油味传来,李宝儿心下一惊,其实她倒不是怕挨揍,只是妈妈身体才刚好,怎么能受这样的

    刺激!

    想到这,李宝儿从厨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对妈妈说了句:“妈,你别出来!”

    话毕,未等李妈妈反应过来,李宝儿率先冲了出去,‘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对着门口那一女

    几男吼道:“你们不是找李宝儿吗?我就是!怎么的?想动手嘛,来啊!”

    说着,李宝儿手上菜刀往几个人一指:“还想放火烧屋对吧?姐今天就给你们拼了!大不了十

    年后又一条女汉纸!”

    见李宝儿这样的气势,几个人一下子傻了,几个男人看向那名女人,女人挽起手袖,指着李宝

    儿大叫:“你昨天打人打得好爽对吧?行,姐今天就教教你做人的道理!哥几个,给姐废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