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毒刺
    燕玺在看到萧胖子的瞬间,就僵在那里,满眼不敢置信,瞳孔骤然紧缩。

    自从成为白虎神座以后,他以为,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害怕,让他失态了。可现在,当他看到萧胖子一脸惨白,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瞳孔已经扩散的模样,他才知道,原来,他还是会害怕。

    害怕也只是一瞬,燕玺腾腾上前几步,伸手想要碰触萧胖子,可伸出去的手却是僵在半空,始终没敢碰触上去,最终,手指一根根收紧,薄唇紧绷成一条直线,满眼幽深的冷意,面颊的肌肉在突突跳着。

    龙虎山山门外,夜清鸾满脸忐忑,忍不住来回走动着,不断朝山门里面看去……可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到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忽然,看到两道身影,她眼睛骤然一亮,连忙上前两步,却发现,只是龙虎山两名普通弟子,那两名弟子被她的神情弄得有些不明所以,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一路走开。

    夜清鸾面上的希冀缓缓平静下去,神情慢慢变得一片沉寂……即便是已经猜到了结果,可她依旧站在那里,像是在跟自己较劲,咬牙一直看着龙虎山山门里面。

    直到太阳落山,天色变得昏暗……守门的弟子推动山门准备关闭,然后就是有些犹豫的看着夜清鸾。

    夜清鸾唇边浮出自嘲的苦笑,终于放弃了不切实际的幻想,缓缓转身离开。

    哪怕没有一个人管他,她也要管到底!

    朝山下走去的背影一步一步,走得越来越快,可她并不知道,一切不是她以为的那样,而是……萧胖子根本没有能够把话带给莫小野。

    “砰”的一声,燕玺一手掐住眼前女人的脖子将她的头狠狠撞到墙上,咬牙切齿。

    “为什么?”

    胡梦梦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瞒得过燕玺,也早已经想到了燕玺的反应,可是,即便是早已经知道自己即将要面临的,可亲眼看到燕玺那铺天盖地的狰狞杀机,近在咫尺的阴骘眼神,她的心依旧紧缩起来。

    嘴唇颤抖着,胡梦梦伸手,终于拿下自己面上张玉莹的伪装,露出自己原本的样子。

    在燕玺眼中没有看到任何情绪波动,胡梦梦也终于确认,燕玺其实一早就知道是她假扮的张玉莹,可是,他没有戳穿。

    她自己也知道,燕玺之所以没有戳穿,不是因为别的任何原因,而是因为……他根本懒得理会。

    她是谁,扮成什么样子,根本无所谓。

    心里浮出自嘲的笑,胡梦梦开口,颤抖的声音中却有着诡异的坚定:“神座大人,我、我只是做了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而已。”

    喉咙被燕玺掐住,胡梦梦面色涨红,说话有些艰难,断断续续的看起来吃力,却又像是带着些狠意。

    “您猜,如果莫小野知道了那个人要消失了……她……还会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在您身边吗?”

    燕玺瞳孔骤然紧缩,可面上的狠厉却是没有丝毫缓和,他冷冷咬牙,阴测测的话语像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自作聪明的人……向来都活不久!”

    “不、您不能杀我!”在燕玺眼中看到真切的杀意,意识到燕玺真的对自己起了杀心,即便是已经想好了一切,可胡梦梦依旧有些慌了:“我刚刚已经告诉了莫小姐,您、您要要带我一起去救黑鸦的……您想想,想想,如果我没去,消失了,而萧胖子恰好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了,莫小姐,她……她会不会察觉什么?”

    胡梦梦拼命握住燕玺的手想给自己争取更多的空气,可奈何,燕玺那只手上的力量让她有种根本没办法抗衡的感觉,她根本没有能力挣脱。

    燕玺咬牙切齿:“我杀了你,给萧胖子报仇!她发觉了又怎样!”

    看到燕玺面上少有的狰狞,胡梦梦忽然笑了……因为呼吸不畅,面色涨红的她笑的嘶哑诡异:“玺哥,你慌了……我们都知道,是你把萧胖子制住了,否则……我又怎么能没有丝毫动静就杀了他。”

    胡梦梦看着燕玺,濒死的声音嘶哑的像是魔鬼:“玺哥,承认吧,你害怕了……是我杀了萧胖子,可是,要没有你的帮助,我根本做不到,如果不是您把他放在你房间里,他还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你想想,我又怎么能得手!”

    燕玺原本阴狠的面色顿时一僵。

    他心里……的确是这么担心的。

    是他,是他为了不让萧胖子给小野通风报信,才把他制住放在自己房间,打算在自己带小野离开后再放了他。

    胡梦梦的声音再度响起:“玺哥,你……你知道的,一旦那个人的消息传到莫小姐耳朵里,她不可能不管的,你也知道这个,所以,你不想让萧胖子传话,其实你也想杀了他的,对不对,甚至,你还想过要杀了那个来通风报信的人,对不对?”

    燕玺瞳孔微缩,看着胡梦梦,冷冷咬牙:“我从没有想杀了萧胖子。”

    他知道,莫小野把萧胖子的命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他怎么可能……想到这里,燕玺的面色又是白了几分。

    他不敢想象,如果莫小野知道,萧胖子的死和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而且还是因为自己想隐瞒秦枭出事的事情,那,她会用什么眼神看自己。

    他无法想象,甚至根本不敢想象,小野会用仇恨的眼神看自己,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一定会生不如死,一定会生不如死的!

    胡梦梦小心翼翼看着燕玺面上的神色,艰难小心的开口:“玺哥,我……我什么都不求,我只想能待在你身边,哪怕你和莫小姐在一起,哪怕你爱她,不爱我,也没关系……真的,也没关系的,只要你能让我留在你身边,让我每天都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真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看到燕玺眼中那浓郁的厌恶,胡梦梦满眼绝望:“我、我只是太爱你,我只是太爱你了,可你为什么就不肯多看我一眼……哪怕,哪怕我愿意站在你们两人身后都不可以吗?”

    话音刚落,砰得一声,燕玺就是一拳狠狠砸在胡梦梦脸旁的墙壁上,看着胡梦梦涨红的面孔上涕泪横流的样子,燕玺冷冷咬牙:“你真让我恶心!”

    胡梦梦眼中骤然涌出浓烈的悲凉,可下一瞬,又变成一种病态的坚毅。

    燕玺缓缓松开手,眼底深处却依旧是化不开的杀意。

    他竟然被这个恶心的女人阴到了……可是,她没说错,现在不能杀她,萧胖子不见了,如果她也不见,小野一定会有所察觉的。

    可就在这时,他就看到,捂着喉咙艰难喘息的胡梦梦抬起头,看着他,眼神躲闪:“玺哥,我……已经准备了东西,如果我一死,这件事情的真相立刻就会到莫小姐手里。”

    胡梦梦胆战心惊却不得不强撑着把话说完。

    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次是钻了燕玺被秦枭的事扰乱心神的空子,下了狠手冒了太大的风险,燕玺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即便是现在不能杀她,可他以后一定有不下一万种办法让她生不如死……所以,她用自己的命赌,既然狠了,那就必须狠到底。

    胡梦梦话音落下,燕玺面上原本暴怒的神情中竟是倏地露出一抹笑。

    “好、很好……我以前竟是都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狠的手笔,很好……”

    燕玺倒退两步,看到椅子上萧胖子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眯眼,冷冷咬牙。

    “他的魂魄呢?”

    胡梦梦已经知道,自己是逃过眼下的死劫了,可依旧有些畏惧的看着燕玺,抿唇,小声说道:“我把他的魂魄藏在了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玺哥您放心,一定不会让莫小姐知道的。”

    燕玺冷笑一声:“你的工作做得很到位嘛……怎么,觉得在我和小野之间埋下一根刺,你就有机会了?”

    胡梦梦垂眸,缓缓摇头:“玺哥,我不敢……也不敢有这种奢望,我只是……只是不想被你像扔垃圾一样丢弃,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而已。”

    她抬头,看着燕玺,抿唇,看似小心翼翼,却又像是在提醒燕玺什么:“这根刺是我埋下的,可是,它能不能刺破……取决于您!”

    燕玺刷的抬眼看过来,胡梦梦就是连忙低头,大气都不敢喘。

    燕玺冷笑一声,转身朝外走去,扔下很平静的一句话。

    “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落到我手里。”

    很平静,再没有之前那狰狞的杀机,甚至听不出半分的怒意……可就是这平静到极致的语调,却让胡梦梦从骨头缝里都朝外散发出森森寒意。

    她知道,自己是在用自己生命冒险。

    可是……她赌对了,燕玺,根本不愿意冒一丝丝失去莫小野的危险!

    眼底深处缓缓浮出阴冷的寒意,看着依旧僵直坐在那里的萧胖子,胡梦梦面上竟是闪过一丝诡谲的笑意。

    的确是一根刺,只不过……这是一根毒刺,即使被埋在血肉下面不会刺出来,可是,一天天的,这根毒刺,散发出世间最绝望的毒素,不能回头,没有余地!

    第二天一大早,都要出发了,莫小野还是没能看到萧胖子,顿时有些奇怪。

    “怎么回事,昨晚到现在都不见人!”

    燕玺从外边走进来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莫小野这句自言自语,可他眼神没有半点变化,面上反而露出有些无奈而又意味深长的笑意,朝莫小野缓缓开口。

    “唐安妮的魂魄忽然有消息了,萧胖子想去看看……又不好意思跟你开口,所以托我给你说声。”

    唐安妮!

    莫小野才才想起来,当初在迷魂凼的时候,唐安妮为了救萧胖子,死在沉渊手中。

    心里顿时就是满满的内疚。

    之前她只顾着担心自己身边的人,几乎把那个少女的死完全抛之脑后,甚至忘记了,那是萧胖子喜欢的,而且愿意为了萧胖子而死的人。

    心里满满的内疚影响了她的敏锐,她甚至觉得,萧胖子之所以不愿意当面跟她说,就是不想让她内疚。

    燕玺看到莫小野的神色就一惊猜到了她在想什么,眼底深处松了口气,却又有些无奈。

    提到唐安妮,让内疚影响莫小野的心神,是他故意的……他太了解眼前这个无论怎么变,内心依据柔软善良的少女。

    他以前无比痛恨那些利用她善良的人,可现在,他自己,也在用她的善良,为自己寻找着那点点生存的机会。

    紧接着他就听到莫小野忽然开口:“可是,那个胖子,他去又能做什么……”

    燕玺笑了笑:“只是去当地城隍那里走一趟,我让阳子和风火轮陪着他一起,放心吧。”

    莫小野这才放下心来。

    阳子和风火轮,虽然不比燕玺如今神兽的修为,可是,他们两人在外边无论遇到什么人,自保的能力绝对是有的,哪怕是沉渊,他两人带着萧胖子逃走还是没有问题的。

    松了口气,莫小野又是暗暗嘀咕。

    萧胖子这个家伙,好歹跟她说声,让小狼陪着也好点啊,紧急时候还能搭把手!

    燕玺在旁边轻声笑着:“别担心了,萧胖子那么机灵,城隍又不是什么厉害鬼差,有阳子他们在,没有危险的。”

    莫小野这才点点头。

    如今,最主要的是救黑鸦。

    根据龙虎山得到的消息,黑鸦最后一次露面的时候,是被一群自称海神宗的人抓走的,而这个海神宗……恰好,她不久之前才遇到过。

    关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因为只有半章):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 然后点击设置 → 点击更多 →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 再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