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三十四章他不可能喜欢我
    [email protected]!中文 ..com

    最近赢擎苍每晚都回来,吃完饭就缠着她上床恩爱。而且很温柔,也知道克制,往往一次就放开她,虽然还是什么也不说就离开。但是,和之前总发神经说些让她难堪的话比已经好很多了。

    “你们说她是不是上次去看脱衣舞被刺激了?”辛晴和张宓施芊芊坐在学校门口的甜品店里喝下午茶。辛晴实在猜不透赢擎苍最近的行为,只好像闺蜜求助。

    “嘿嘿,看了那种东西,所以欲求不满了,他没碰那些女人吗?”张宓一脸坏笑。

    辛晴摇了摇头:“他不会碰那些女人。”

    “你怎么知道?他和你说的?”

    “他没说。但是,我就是觉得他不会碰。”辛晴也不知道这种想法从哪来的,她就是觉得赢擎苍没碰过那些女人。

    施芊芊也赞同,她盯着辛晴看了半天说:“也许他喜欢你呢!”

    “哈哈,你别逗了。”辛晴摆摆手,“他不可能会喜欢我。”

    “她怎么就不能喜欢你了?”张宓摸了摸她的脸,“你可是咱们的校花呢!”

    辛晴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匆匆拉着两个人回学校了。再她看来,赢擎苍永远也不会喜欢她。因为她很清楚赢擎苍比自己更痛恨这段关系。当初他说的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出现该有多好。

    所以一开始,他才那么粗暴的对待自己。至于现在,辛晴想不通,便不去想了。她的设计稿已经完成,今天约了那家珠宝公司的人,一是让人家看看作品,再一个主要是去敲定他们可以提供自己什么材料,然后就可以进工厂了。

    阿澈送她到了目的地,是老城区的一家珠宝店,不算很大,而且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和市面上那些装修的富丽堂皇的珠宝店比,实在是……

    辛晴有些担心,等走进店里一看,柜台有一半都是空的,别说顾客了,连服务生都只有一两个,趴在柜台后面睡觉。

    “阿澈,我们没来错地方吧?”这里根本就是已经倒闭了好不好。

    阿澈很认真的摇摇头;“小姐,就是这里,美丽情缘珠宝店。”

    好吧,辛晴深深吸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先找个人问问再说。

    “你是辛小姐吧!”匆匆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对着辛晴伸出手。

    辛晴和他握了握手,礼貌的说:“你好,我是辛晴,这是我们学校的证明。”

    那人接过来,扫了一眼客气的说:“你叫我陆经理就行,我们先去后面看看工厂?”

    “谢谢,麻烦陆经理了。”辛晴松了口气,她生怕听到什么对不起我们已经停止营业的话。可是当她走到后面的生产工厂时,整个人都呆滞了。

    “辛小姐?辛小姐?”陆经理叫了她好几声,辛晴才回过神,指着桌子上那些首饰结结巴巴的问。

    “这……这都是什么?”

    陆经理呵呵笑了两声:“辛小姐真会开玩笑,这些你应该都认识吧!”

    是的,我是认识,辛晴眼睛瞪的老大,最边上那几个都是17世纪皇室的珠宝,而且很眼熟,正是之前她和沈公子去参加拍卖会时,拍卖的那几件。前面那排翡翠全部是老坑玻璃种,还有后面那几条项链,上面的钻石快赶上鸽子蛋了。

    这里的东西,随便拿出去一件,都能把前面要倒闭的店救活。

    “这些是贵公司的?”辛晴努力让自己讲话正常一点。

    陆经理点点头:“是啊,是我们公司刚拍回来的。”

    “那……那前面……”她语无伦次。

    “噢!你说那个啊。”陆经理毫不在意的说,“我们公司准备搬家,现在暂停营业了。”

    辛晴放心了,她这次参赛的作品就有保障了。所以接下来再看到好几盒品质上乘的钻石和宝石后,她很淡定的挑选出自己需要的,然后陆经理叫了两个师傅来,辛晴把设计稿交给他们,又沟通了一些细节的地方。

    “你让我把它带回去?”临走之前辛晴又被惊吓到了,陆经理让她把其中一件皇室珠宝带走。

    陆经理非常严肃的说:“辛小姐,我们很看好你,觉得你是个很有前途的设计师,这件首饰算是我们的押金,如果你毕业后可以给我们设计几件作品,这首饰就送给你了,如果没达到我们的要求,那么我们还是要收回来的。”

    辛晴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你们也用不着现在就给我啊?太贵重了。”她没记错的话,这条项链当时可拍了一千多万。

    “呵呵,我们这也是投资啊!”陆经理向她解释道:“要是到时候你成名了,看不上我们这小公司,我们去哪找你去,所以这东西就当我们预付给你的报酬了。”

    最后辛晴还是妥协了,她自己没敢拿,让阿澈抱着盒子,陆经理客气的将他们送到门口,正要出门时,进来两个人,辛晴一看,脸刷就变了。

    “你怎么在这里?”辛鹏飞没想到能碰到辛晴。

    辛晴不想理他,和陆经理握手道别,却被和辛鹏飞一起来的年轻人拦住。

    “你就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辛晴?”对方一双眼睛肆意的打量着她,辛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和辛鹏飞长的七八分像,想必是他的那个儿子。

    辛浩宇色眯眯的和辛晴打招呼:“我是你哥辛浩宇,不过我更喜欢你叫我浩宇。”

    真恶心,辛晴真想吐他一脸,辛鹏飞这时却皱着眉问陆经理。

    “陆经理,我们之前谈的条件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是不肯把公司卖给我吗?”

    陆经理可客气的说:“我们不卖了。”

    “不卖了?那你银行的欠款怎么办?”辛鹏飞不相信。

    陆经理看了辛晴一眼才说:”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和辛先生没关系吧!”

    “陆经理,我先走了,谢谢你!”辛晴不想看见这对父子,转身就要走。

    辛鹏飞又拦住她:“等一下,是不是你?”

    “我怎么了?”辛晴莫名其妙看着他。

    辛鹏飞没吭声,只是皱着眉在心里盘算。这么巧碰到她,难道是赢擎苍买了间珠宝店给她?又一想觉得不可能,赢擎苍要是想讨女人欢心,不会买一家负债累累,要倒闭的店。

    可这贱丫头怎么会出现在这?

    “你来这做什么?”他问辛晴。

    辛晴可以确定学校把她要参加比赛的事保密了,不然辛鹏飞不可能不知道。

    “你拒绝和我合作,就别想参加比赛,你找这么一家要倒闭的公司有什么用。”辛鹏飞冷冷看着她。

    辛晴却笑的一脸灿烂,夸张的说:“哎呀,我来完成我设计的成品啊,不然怎么去参加比赛呢!”

    “你说什么?你要去参加比赛?”辛鹏飞不敢相信,他根本没听辛语蝶提过。

    “是啊!不然你说我来珠宝公司干什么?”辛晴收起笑容,微微靠近他:“告诉你的宝贝女儿,我会让她输的很惨,想赢我?你辛鹏飞的女儿不配。”

    辛浩宇想打圆场,挥了挥手笑着说:“哎呀,辛晴啊,你不也是爸的女儿嘛!”

    “我?哼。”辛晴撇了眼黑着脸的辛鹏飞,“我是人,不会有这种禽兽不如的父亲。”

    辛鹏飞扬起手就要打她:“我打死你这个贱丫头。”却被阿澈一把抓住猛的一推跌倒在台阶下,辛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记着,总有一天,你欠了妈的,我都会替她拿回来!”

    看着扬长而去的辛晴,辛浩宇才将坐在地上的辛鹏飞扶起来:“我说老头子,你真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辛晴比语蝶漂亮多了,你竟然把这么有价值的女儿给丢了出去。啧啧,我都说让你早点退休,把公司交给我,你还不愿意。”

    “你给我闭嘴!”辛鹏飞推开他,怒气冲冲的离开。等到他们都走了,陆经理才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是我赢总,是的!事情都办好了。好的,我明白!”

    辛晴抱着1000万的珠宝回了赢家,小心的将盒子摆在床头,打了辛鹏飞的脸让她心情愉快。看着盒子里的项链,她欢喜的摸了摸,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款。不过她没想留下,等以后有机会了,还是要还回去的,太贵重了,万一丢了卖了她都赔不起。

    况且……她已经卖过一次了,想到这她脑子里突然闪过个念头,不会是赢擎苍买下了那家公司吧?这个念头只出现了一秒钟,就被她无视了。赢擎苍没有理由这么做,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经被抢了比赛资格的事。

    做了好事还被人误会的赢擎苍正心情很好的在开会。想到刚刚的电话,他觉得自己把那些珠宝买下来的决定太对了,辛晴好像很喜欢这些玩意。

    “我们在南非有没有钻石矿?”他突然问了一句。

    正在汇报工作的主管们都楞了,这是什么意思?然后大家都把目光放到负责南非业务的经理身上。南非部顿时亚历山大。

    “赢……赢总,您说对钻石产业没兴趣,所以……”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我说过吗?”

    南非部主管身子一僵,马上摇头:“没有,您没说过,我马上飞一趟南非,亲自找矿!”

    “嗯,要快。”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沈公子坐在他的大办公椅上。

    “把你那瓶珍藏的好酒送我,我卖个消息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