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我的初恋情人
    男人的声音很大,正好又有几个人往洗手间走过来,那两个醉鬼显然也不想惹事,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辛晴见刚刚的男人转身要走,赶紧上前和人家道谢,结果那人一转身,辛晴瞳孔猛的一缩,脱口而出:“陈铭!!”

    陈铭见没什么事,原本是要离开的,结果听那女孩竟然叫了自己的名字,仔细的盯着那张脸看了半天,眼低的惊喜越来越大,惊呼道:“小……小晴!?”

    沈公子看着一晚上都心不在焉的赢擎苍,忍不住戳穿他:“不是说比赛已经完了吗?小晴晴是第一,你还担心什么?”

    真是的,这么担心为什么不去现现场看。

    “谁说我担心了?”赢擎苍瞪了他一眼。

    你不担心,你不担心你这么晚不回家让我在公司陪你。沈公子正想说,他手机响起来。

    “说。”

    “什么?不是叫你看着人吗?”

    “现在呢?”

    “行了,说地址。”

    赢擎苍一直盯着他,沈公子嘿嘿的两声:“我手下说……说……”

    “说什么?”赢擎苍皱眉。

    “说小晴晴在ktv玩,被两个喝醉的流氓给调戏了。”

    赢擎苍随时抄起烟灰缸朝沈公子砸过来:“你不是派人保护她了吗?你就这么保护的?”

    “不是你说,不能让她发觉有人跟着她嘛,那我的人只能远远看着。你放心,没事,就是嘴上沾了两句便宜。他们要上去的时候,已经被别人救下来了。”沈公子动作敏捷的将烟灰缸接住,“真没事,现在又接着玩去了。”

    还没说完,就见赢擎苍拿起外套往外走。

    “你去哪?”

    赢擎苍扭头:“快点,你开车。”

    沈公子一边开车一边偷笑,他好像忘记说辛晴和救下她的那个人好像认识……

    辛晴这会正拉着陈铭给张宓和施芊芊介绍。

    “他是陈铭,我小时候邻居家的哥哥,很照顾我的。”

    张宓歪着脑袋笑:“我知道!青梅竹马嘛!”

    “呵呵!”陈铭笑了笑和她们问好,“我小时候可真说过以后要娶小晴当媳妇来着。”

    施芊芊见辛晴只顾笑着不说话,便抿着嘴角说了句:“还是小时候好,什么话都敢说。”

    “陈铭很照顾我的,那会我们住在大院里,有小孩欺负我,陈铭就会帮我揍他!”辛晴拍了拍陈铭的肩膀,“后来都搬家了,一开始还有联系,再然后他出国留学,我们已经有五六年没见了。”

    “这次我回来就不走了,我们有大把的时间见!”陈铭笑着扶她做好,施芊芊眯了眯眼没吭声。张宓已经喝大了,开始又唱又跳。

    辛晴想了想:“不早了,宓宓也不能在喝了,咱们回去吧。”

    “我不要回去,我没醉,我还能喝!”张宓抱着沙发不放手,最后是陈铭将她抱出去的。看到竟然还有车来接辛晴,他皱了皱眉头,却没说什么,将张宓放进车里,等到施芊芊也坐进去后,才对辛晴说。

    “要不我送你吧,好久没见了,我们聊聊?”辛晴一想也行,就让阿澈把张宓和施芊芊送回家,自己等会自己回去。阿澈哭丧着脸,也不敢说什么,开车前突然想起少爷马上就过来了,隔着车窗对辛晴说了声,结果张宓一直大喊大叫,辛晴根本就听到。

    ktv楼下有家环境不错的咖啡馆,陈铭提议进去坐坐,辛晴自然没有异议。她是真的很开心见到陈铭,这是她童年的记忆,也代表着她那些曾经无忧忧虑的青葱岁月。

    俩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玻璃窗外是雪后的寒冷,窗内咖啡的香气袅袅蒸腾,暖意融融。两个人回忆在往事中,儿时的美好记忆让辛晴的唇瓣绽放出最美好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却刺瞎了某个人的眼球。

    “那个人是谁。”赢擎苍站在路边,看着玻璃窗后面笑颜如花的女子,一颗心不停的叫嚣着。他从来没有见辛晴那样笑过,那是发自内心,放下一切防备的笑脸,在另一个男人面前……

    沈公子看见他脸色不善,坐在车里没敢下来:“好像是替她解围的男人,据说两个人是旧识。”

    “旧识?”赢擎苍冷笑了一声,“一个旧识就能让她那么开心,好像平时受多大委屈似的。”

    你的确让人家受了不少委屈,这会沈公子可不敢现在说出来,赢擎苍浑身散发的冷气比地上的积雪还厚。

    辛晴和陈铭从咖啡馆里走出来时,因为台阶太滑差点摔倒,陈铭手快扶了她一把,辛晴半靠在他怀里,仰头笑着和他说谢谢。

    这刺眼的画面让赢擎苍最后一点冷静宣告破裂,他上前两步冷冷的开口说:“这就是你晚回来的原因?”

    辛晴猛的抬头,看到赢擎苍一脸怒意的站在台阶下,心里没来由的一慌。陈铭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仔细打量了赢擎苍一番,然后客气的扶着辛晴走过去打招呼。

    “你好,你是小晴的朋友吗?”

    小晴……赢擎苍咬着呀,这个该死的女人。他觉得自己的私有物被人玷污了,看到辛晴的一只胳膊还在陈铭手上,一使劲将她拽过来。

    “你是不是忘记我曾经说过什么。”

    辛晴揉了揉被他拽疼的胳膊,没好气的说:“你说过那么多话,我哪知道你指的哪一句。”

    “看来我最近对你太宽容了,才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赢擎苍冷冷的盯着她。

    辛晴脸一白,有些慌乱的看了眼陈铭,如果让陈铭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她还有什么脸在面对昔日的朋友。

    然而她的表情落在两个男人眼中,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意义。

    赢擎苍更愤怒了,你这么害怕让他知道我们的关系,你真的在乎这个男人?

    而陈铭则一直在思考辛晴和赢擎苍的关系,现在看来,辛晴并没有多在意这个男人,那他们就不是情侣了。

    “我们改天在联系。”辛晴抱歉的看着陈铭,“回头我请你吃饭。”

    陈铭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冷着脸的赢擎苍,露出个笑容点点头:“好,我等着你。”

    赢擎苍的眼刀无声的刮过来,陈铭就当看不见,对辛晴挥了挥手离开了。

    “小晴晴啊,来来来,上车,上车,外面冷死了,我们回去再说!”一直偷偷窝在车里的沈公子赶紧下车帮辛晴拉开车门,又碰了碰赢擎苍,赢擎苍冷哼了一声,坐上车。

    一路上沈公子拼命的调节气氛,无奈赢擎苍板着脸,辛晴低着头,没一个人理他。到了赢家把这俩人一扔,他就溜了,走前偷偷和赢擎苍说。

    “问清楚啊,别误会。”

    赢擎苍看着径直走上楼的辛晴:“站住。”

    辛晴停下脚步却不肯回头。赢擎苍一步步靠近她,直到走到她跟前,站在台阶上低头看着她:“你有什么说的。”

    “我没什么说的。”辛晴就是不看他。

    赢擎苍带着怒意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自己愿意让男人靠近,是你的事情。但是现在你的身体是我的,我说过不许让别的男人碰,我会恶心,你竟然还让他碰你。”

    “对不去,我下次注意。”辛晴的声音有些发闷,让赢擎苍心一颤:“把头抬起来。”

    辛晴摇了摇头,一只手捂住嘴。

    赢擎苍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自己,却对上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睛,被死死咬住的嘴唇上有一道明显的伤口,正印出一丝血红。

    “松开,不许咬。”赢擎苍皱着眉头,辛晴却依旧咬住嘴唇看着他。眼看那红色越来越明显,赢擎苍一时情急,将自己的手指塞进了辛晴嘴里。

    辛晴瞪着他,拼命用舌头往出顶,指尖酥麻的感觉让赢擎苍的身子一紧。他摩挲着辛晴的牙齿声音有些低沉。

    “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

    辛晴一把推开他:“你不是都说了吗?一个男人。”她抹了抹自己的嘴唇,口腔里全是血腥味。

    “不要逼我生气。”赢擎苍想伸手抓她,辛晴几步跑上楼:“是谁有什么关系,你不是都看见了吗?你不是都下结论了吗?”她推开房门,对着赢擎苍吼了一句:“这原本是我一生最值得纪念的一晚。却因为你,成为我永远不愿想起的记忆。”

    砰一声巨响,惊醒了被辛晴的吼声怔住的赢擎苍。

    她是什么意思?因为那个男人,所以是她最美好的夜晚?而自己的出现,让她觉得是噩梦,连回忆都不想记起?

    心中的怒火燎原一般扫过赢擎苍的五脏六腑,他怒气冲冲的要去推门,却发现门从里面被反锁了。一脚把们踹开,冲进去。辛晴正趴在床上哭,见到这样的赢擎苍吓了一跳,顺手拿起电话想打给施芊芊求助。

    “想找那个男人?”赢擎苍一把将她的手机打落在地,一脚踩上去,“这辈子你都别想和他再一起。”

    “我……我没……”辛晴害怕了,想要解释,赢擎苍已经伸手上来将她推倒,辛晴在床上弹了几下想站起来,赢擎苍抓住她的衣服一用力,撕拉一声就裂成了两半。

    “既然你说是不想回忆的噩梦,我就让你永远也忘不掉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