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四十一章我爱这个女人
    赢擎苍心里咯噔一下:“说。 ..com”

    “小姐失踪了……”

    赢擎苍马上返回家里,沈公子已经把人都派了出去。

    “警察在一条小巷子里发现了小晴晴那两个同学,她们被下了迷药。”

    “辛晴呢?”赢擎苍觉得他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着急过,他甚至不敢去想辛晴会不会出事。只要一想到她现在可能面临着危险,赢擎苍觉得的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压缩着心脏不停的抽搐。

    “小晴晴不在,那两个同学说,她们最后在一家甜品店里吃蛋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沈公子安慰他,“你别急,我的人已经把消息放了出去。如果是道上的人干的,相信马上就有线索。

    赢擎苍目光沉沉,皱了皱眉头:“你动作这么大,不怕被那些家伙发现吗?”

    “没事,我不出面。”沈公子没所谓的摆摆手,“如果一个小时以后还没消息,恐怕就不是道上的人干的,我们得报警。”

    “现在就报警。”赢擎苍示意阿楠。

    沈公子拦住他:“等一下,如果你报了警明天报纸就会报道出来辛晴是你的女人。”

    “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赢擎苍不耐烦的吼了句。

    沈公子叹了口气:“我的意思是,辛晴会曝光,她不会希望别人知道你们这种关系。”

    赢擎苍怔了下,握紧了拳头,他明白沈公子的意思。如果曝光出去,所以人都会认为辛晴是他包养的女人。到时候,辛晴该如何自处。

    “我会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赢擎苍沉思了片刻开口说,“报警。”

    阿楠正要拨电话,就有电话打进来。

    “喂。”

    “你等一下。”

    “少爷,辛鹏飞的电话,他说有小姐的消息。”阿楠赶紧把电话给赢擎苍。

    赢擎苍接过电话第一句就是:“你干的?”

    “赢总,辛晴在粤海酒店803号房,你赶快去。”赢擎苍扔掉电话就往外跑,先找到辛晴再说。

    辛晴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着,她对面坐着两个不认识的男人。

    “你们是谁?”她只记得三个人吃了块蛋糕……猛的一惊,“我同学呢?你们把她俩怎么了?”

    其中一个男人靠近她:“你放心,我对她们没兴趣,我只要你。”

    “你……你是……”辛晴觉得眼前的男人有些眼熟,尤其是那双眼睛,肆无忌惮盯着她的样子好像在那见过。

    那男人挑起她一缕头发轻佻的说:“我的好妹妹,这么快就把哥哥给忘了?”

    辛晴睁大眼睛:“你是辛浩宇?!”

    “呵呵呵!”辛浩宇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不错,还记得我。”

    辛晴冷静下来:“你绑架我做什么?”

    “啧啧啧,别说的这么难听,我只是想见见你。”辛浩宇伸出手,一直在后面没吭声的男人递给他一个小瓶子。

    “来,乖乖的把这个喝了。”

    辛晴拼命把自己往床角缩:“走开,我不喝。”

    “那我只有喂你喝了。”辛浩宇抓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嘴捏开。

    辛晴拼命挣扎:“你放开我,你就不怕赢擎苍找你算账吗?”她脑子什么都想不到,却还能说出赢擎苍的名字。

    “一个女人,他能玩,我也能玩!”辛浩宇将瓶子里的药水给辛晴灌下去,“你放心!我的技术一定不比他差。”

    “你这个畜生!”辛晴简直不敢相信,她和辛浩宇可是有同父异母的血缘关系,他怎么敢……

    辛浩宇慢慢的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一边说:“你不是说,我们辛家和你没关系嘛!既然如此,我不尝尝你的味道就太浪费了。”他转身对身后的男人说,“记得等会把她淫荡的样子拍下来,小心别拍到我的脸。”

    辛晴惊恐的看到后面的男人在床边架起一台摄像机,她踢了辛浩宇一脚跑下床,身子却突然一软瘫坐在地上。

    “没力气了吧?”辛浩宇慢慢蹲到她跟前,“你乖乖不闹,我也会温柔一点。”他将辛晴抱上床,辛晴发现自己身体里好热,像是有团火在烧。她浑身开始发烫,脸也越来越红。辛浩宇满意的点了点头,后面的男人开始拍摄。

    “很难受吧!来,我帮你把衣服脱了,马上就会很舒服。”辛浩宇慢慢的脱掉辛晴的毛衣,辛晴拼命的摇头,开口想叫救命。

    “救……嘤……”她死死捂住嘴,自己竟然发出那种呻吟。

    辛浩宇将辛晴的上身脱的只剩下内衣,白色的文胸刺激着他的感官,他忍不住伸手去摸,还没碰到门口就传来一声巨响。

    酒店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踹飞,辛浩宇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一脚踹开。

    赢擎苍眦目欲裂的看着床上的辛晴,用自己的大衣将她裹起来抱进怀里。

    “辛晴?辛晴你说话。”

    辛晴的只觉得浑身都好烫,被赢擎苍抱起来后,忍不住往他身上蹭。可是胳膊又被裹住动不了,急的她眼泪不停的流,舌头不停伸出嘴巴,舔自己的嘴唇。

    沈公子的人已经将辛浩宇和他的同伙打昏,摄像机的硬盘也被毁掉了。赢擎苍冷冷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辛浩宇,目光像看一个死人。

    “小晴晴被下了药,你赶紧带她回去,人交给我!”沈公子催他,“放心,我会留一口气给他。”

    赢擎苍抱着辛晴往家赶,一路上辛晴不停的撕扯自己和他的衣服。坐在前面开车的阿澈偷偷问自己兄弟:“少爷为什么不在酒店开间房?”

    阿楠沉思了两秒钟:“我觉得……他是急忘了。”

    赢擎苍是真的急忘了,快到家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不在酒店开间房,非要大老远的跑回家。小心的将辛晴放到床上,刚要起身,却被她死死拉住。辛晴好不容易能活动胳膊,马上抱着赢擎苍一边在他身上乱摸一边哭道:好热,赢擎苍……我好热。”

    小猫一样的嘤咛让赢擎苍动了动喉咙,他几下将衣服脱掉,俯身上去咬了咬辛晴的耳朵柔声问:“我是谁?”

    “赢擎苍!你是赢擎苍……”辛晴哭着喊,觉得身体快要爆炸了,不停的撕扯自己的衣服。

    “别急,我不想伤到你。”赢擎苍温柔的吻上她的嘴唇,随着他的动作。辛晴觉得身体中的闷热缓解了许多,热情的跟着他的带领,仿佛畅游在温暖的海水里,然后慢慢被他送上海面,随着一声尖叫,她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

    倒了杯水喂她喝了几口,赢擎苍发现辛晴好像还没有清醒,却见她猛的睁开眼睛,盯着自己看了半天。

    “哇……”赢擎苍,你救了我没?救了我没有?”

    赢擎苍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她是迷糊了,还以为自己刚刚救下她。

    “他没有碰你,我赶到了,我救下你了。”他将辛晴抱进怀里,在她耳边反复说。辛晴抽抽搭搭的又哭了几声,然后又开始在他怀里动。

    “赢擎苍……我……我好热,难受。”辛晴仰起头委屈的看着他,满脸瑰色。

    赢擎苍眼底一暗,身子便俯了下去:“马上就不热了……”

    一夜过去,当赢擎苍醒来时,觉得从未这么好过。看着卷缩在怀里的小人儿,他的心被什么堵的满满的。低头亲了亲辛晴的额头,脸立马变了。

    “辛晴?”他爬起来将手放在她额头上,却发现她浑身都是汗,身体还烫的吓人。赢擎苍赶紧给李医生打电话,然后给辛晴穿了件睡衣,又匆匆下楼去找田姨。

    田阿姨知道了赶紧上楼端了盆水,给辛晴先物理降温。李医生很快赶来,仔细检查后先给辛晴退烧,然后输上消炎的液体。

    “她之前服的药药性太强。”李医生说,“而且她的体质对药物比较敏感,再加上又受了刺激,精神高度紧张,引起了高烧。”

    “要不要紧?”赢擎苍的脸色比辛晴好不到哪去,紧张的问,“用不用送医院。”

    李医生有些探究的看了他一眼:“不用,烧退了就好了。”然后眼睛眨了眨嘱咐赢擎苍,“要注意不要吵她,也不要再刺激她,让她安静养病,我明天再来。”临走时李医生和福伯交换了个了然的眼神,田阿姨也非常上道的说要去给辛晴熬点粥,于是只留下赢擎苍一个人守着辛晴。

    他倒是没留意其他人的动作,小心的坐在床边看着,一会摸摸辛晴看烧退了没,一会又看着那张脸,觉得怎么看都好看,便又忍不住亲几下。

    一直到中午辛晴都没醒,但是烧已经退了下去,赢擎苍松了口气。福伯这时上来说沈公子来了,赢擎苍小心的给辛晴压了压被角,又俯身亲了她一下,这才离开。

    福伯跟在他后面不动声色的打着算盘,是不是该给老爷报个喜……

    “小晴晴没事了吧?”沈公子自觉的坐在餐厅吃午饭,看到赢擎苍坐下后,盯着他打量了半天。

    赢擎苍斜了他一眼:“看什么。”

    “啧啧!我怎么觉得你哪里不一样了呢!”沈公子一拍大腿,“你是不是对小晴晴表白了?!”

    沈公子这句话如同醍醐灌顶惊醒了赢擎苍,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对着辛晴会烦躁,为什么想要亲她,抱她。为什么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会那么生气,为什么知道她出事时心跳差一点停止。

    他喜欢辛晴!不对,他爱辛晴!赢擎苍一旦发现真相,就会毫不犹豫的分析自己的感情,他不止是喜欢,他爱这个女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他就已经爱上了辛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