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你就那么想嫁那个男人?
    辛晴又想起赢擎苍对她的恶劣态度,眼泪刷就流了下来,她不想当着陈铭的面哭,[email protected]!中文 ..com

    陈铭追到门口拦住她:“好了好了,我做你哥哥,我再也不提了,以后你有委屈就来找我。”他这么一说辛晴更难过了,靠在他肩膀上放声大哭,把这段时间的委屈全都哭出来了。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陈铭拍拍她的头,眼睛往对面街上扫了眼。

    等辛晴回到赢家的时候,发现田阿姨和福伯回来了,都一脸惋惜的看着她。辛晴觉得他们都想多了,对于赢擎苍来说,她就是个床伴。心情好的时候会哄哄自己,心情不好了自己就什么都不是。这几天的单独相处,让她的感情发生了变化,辛晴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这样她就不会难过。

    接下来一周赢擎苍都没回来,快开学时施芊芊从老家过来约了辛晴和张宓出去吃饭。下午她出门时,赢擎苍正好进门。

    没等他开口,辛晴就先说:“我约了同学吃饭。”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赢擎苍黑着脸看着她坐上车,拿起电话打给沈公子。

    两天后,远在夏威夷的沈公子被一通电话招了回来。

    “你到底有没有话想说?大老远把我叫回来,就是为了看你那张臭脸?”沈公子无语的看着赢擎苍,“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你又干什么了?”

    赢擎苍不想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只是想了想问:“怎么能不吵架。”

    “你为什么要和小晴晴吵架?”沈公子不解。

    赢擎苍抿了抿嘴角:“因为我不高兴。”看到辛晴在别的男人怀里,知道她竟然想嫁给别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高兴……

    “她想嫁给陈铭。”赢擎苍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像是嚼碎了又吐出来似的。

    沈公子诧异道:“她说的?”

    “她日记里写的。”

    “你偷看人家日记?”沈公子扶额,“我要是小晴晴我也不想理你。”

    赢擎苍有些底气不足:“我不是故意看的。”

    “那有怎么样,反正你都看了。”

    沈公子决定好好给赢擎苍上上课,赢大总裁的情商相等于弱智。

    “少爷,有人寄了这个过来。”阿楠交给他一个信封,神色支支吾吾的。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伸手打开,里面是一张照片。沈公子好奇的正想拿过来看,却发现赢擎苍整个人都不对了,浑身散发着冷意,眼中像是刮起一场暴风。

    “回家。”他站起来就走,沈公子跳起来要跟上去,阿楠拦住了他,“我要是你就不会跟去。”

    辛晴正在帮乐乐梳毛,砰一声就见赢擎苍推门进来,福伯迎上去被他一把推开。辛晴赶紧站起来,眼前的赢擎苍和那晚一样,那么可怕,像是要把人生吞进去。

    “这就是你的同学?”赢擎苍的眼神好似刀子般盯着辛晴,抬手将照片甩到她身上。

    辛晴疑惑的捡起来,瞳孔骤然睁大,照片上是那天在咖啡馆门口,她趴在陈铭肩膀上哭的样子。拍的非常清楚,她哭泣的脸,陈铭担忧的表情。一看就是很近的距离,角度也合适才拍出来的效果。

    “你……你跟踪我?”辛晴瞪着他。

    赢擎苍冷笑一声:“我跟踪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也很想知道是谁拍了照片,又送到我办公室里。”

    “我和陈铭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把他当哥哥。”辛晴没想那么多,只想和赢擎苍说清楚。

    赢擎苍指着照片指责她:“哥哥你就能抱着人家哭,这么说和我上床对你来说也是没所谓的事情了。”

    辛晴脸一白,握了握拳头挑衅似的看着他:“是又怎么样?和你上床本来就是完成工作,是我们互相利用的过程。”

    “说的真好。”赢擎苍脸上露出抹残忍的表情,“那你就该好好学学别的床伴都是如何取悦男人的,而不是每天和不相干的男人纠缠不清。”

    说完赢擎苍拽着她的手,就往楼上拖。一直偷偷躲在厨房里的田阿姨想出来劝,被福伯拦住,两个人无奈的看着不断撕扯的二人上了楼。

    赢擎苍将辛晴甩到床上,辛晴想跳起来,却被他压住双腿,赢擎苍将她的衬衣解开,把辛晴的手绑到头顶上。辛晴挣扎着抬腿踢他,赢擎苍干脆将她翻过来爬在床上,随手拿起个枕头塞到她腰下面。

    辛晴拼命扭头想骂他,身下却突然传来一阵疼痛,赢擎苍双眼泛红只知道机械般的摆动,他只想牢牢的将辛晴压在身下,让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想别的男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赢擎苍的动作慢下来,抽身离开时,发现辛晴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默默的将绑着她的手解开,辛晴翻身盖上被子。

    “对不起。”她目光空洞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赢擎苍一愣,看到辛晴苍白的脸和红肿的眼睛,心中的愤怒慢慢散开,正想说原谅她,又听到辛晴慢悠悠的声音。

    “我以后会遵守协议,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会在惹你生气。不过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辛晴抬头看着他。

    赢擎苍的心随着辛晴的话,越来越沉重,沉重到他觉得呼吸都费力,深深吸了口气他才开口问:“什么事。”

    “除非你需要我,否则……请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辛晴微微笑了笑,“我会随时满足和你上床的需求,但是你不需要时,不要见面。这点,不违反协议吧!”

    赢擎苍后退了几步,想伸手碰她,辛晴却将被子掀开:“你还需要是吧,我准备好了。

    “你……”赢擎苍目光深沉,闭了闭眼,然后无力的转过身,慢慢离开了。

    辛晴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任由眼泪划过脸颊。

    喜欢赢擎苍?她心中冷笑,这真是最大最可悲的笑话。

    时间从不理会人的心情怎么样,转眼间年就过完了。赢氏大楼的员工没有像往年一样,在放完年假的第一天得到老板的红包,而是铺天盖地的工作和开不完的会。

    “你这是典型的自己不痛快也要让别人不痛快。”沈公子推开办公室的门,吊儿郎当的走进来。赢擎苍冷着一张脸坐在办公桌后面。

    “你很闲的话就滚回美国去。”

    “赶我走?”沈公子坐到他对面,“那这个和小晴晴有关的消息我就不告诉你了。”

    赢擎苍动了动眼角,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自从那天以后,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辛晴。明明不想伤害她的,可为什么总是这样……

    “说。”他看了眼沈公子。

    沈公子把那张辛晴和陈铭的照片扔到他桌上:“陈铭寄的,日期他改过,我手下去调查了那家咖啡馆。他们是初三那天见的面,而不是照片上这个日期。”

    “陈铭干的?”赢擎苍明白了,“他好大的胆子。”

    沈公子撇了撇嘴:“看来他是真喜欢小晴晴,这个情敌不好对付啊。”

    “有什么难对付的,我马上把他的公司收购了。”赢擎苍打击对手一向亏准狠。

    沈公子给了他一个白眼:“我说不好对付意思是人家在对待女人这点上比你强多了,你说如果你们两同时说一件事,小晴晴是相信他,还是相信你?”

    赢擎苍沉默了,别说相信他,辛晴现在连看他一眼都不想看。

    “他对女人的手段比你强多了。”沈公子打击他,“如果不是你和小晴晴有协议,你早出局了。”

    赢擎苍将文件夹拍到沈公子头上:“你怎么那么多废话。”

    “我是提醒你。”沈公子刚说完,他电话响了。

    “喂!”

    “什么?住院了?”

    “行了,我知道了。”

    赢擎苍看着他,沈公子挑挑眉:“陈铭住院了,说是被打的……”

    同一时间,辛晴已经站在陈铭的病房里。

    “报警没有?”她看着头上和腿上都缠满纱布的陈铭,“太过分了,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陈铭苦笑的捂着脑袋:“我刚回国,去哪得罪人啊!”

    “是不是打错人了?”

    陈铭叹了口气,有些犹豫的看了她一眼。

    “有什么话就说。”辛晴好奇的问,“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干的?”

    “算了,他也是因为你,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陈铭想了下,“回头你和她说清楚就好了。”

    “赢擎苍??”辛晴瞪大了眼睛,“你说是赢擎苍叫人打的你?”

    陈铭点点头:“应该是,前几天还有几个人威胁我,让我离你远一点。”

    “真是败类。”辛晴气的浑身哆嗦,“你好好休息,我找他算账去!”

    “辛晴!辛晴算了。”陈铭看着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抿嘴笑了笑。

    她这是第二次来赢氏大楼,第一次是她认识赢擎苍的那天,在这里,她签了协议,把自己卖给了他。

    阿澈领着辛晴直接上了总裁专用电梯,他已经偷偷给阿楠发了信息,少爷应该已经知道小姐来找他了。

    赢擎苍是知道了,也知道辛晴是为什么来的,陈铭,真是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