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五十六章你配不上赢擎苍
    转眼就要入夏,那个所谓的表妹也即将空降,辛晴这几天有点紧张,赢擎苍心疼她。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她就是个不相干的人,你要是不习惯我就不让她来了。”赢擎苍说完就要给英国那边打电话。

    辛晴一边在心里埋怨他根本不懂自己在担心什么,一边还得劝他不用打。

    “我没事,你也知道我不擅长很陌生人相处,怕她来了我招待不好她。”

    赢擎苍皱了皱眉:“你招待她做什么,她是客人,随主便。”

    “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辛晴看了看他。

    赢擎苍拉起她的手放在嘴里啃了两口:“有什么不能的,问吧!”

    “你欠她什么人情啊?”辛晴小心翼翼的问。

    赢擎苍的脸变了变,半天都没说话。辛晴却发现他眼中有一瞬间的痛苦,虽然很快消失,但她看的很清楚。赢擎苍这样的人,竟然有痛苦,辛晴觉得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别说了,别说了,我不问了!”她抱住赢擎苍。赢擎苍将头放在辛晴的肩膀上,想开口,却还是什么都没说,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对方。

    事后,辛晴没有再问这件事情。每个人都有不想回忆的过去,能让赢擎苍感觉到痛苦的过去,一定是他不愿意记起的。等他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愿意告诉自己,自己再听。

    有天晚上赢擎苍来接辛晴回家时告诉她,那位客人已经到了,让辛晴觉得纠结的是,今晚正是月圆之夜。

    赢擎苍完全没考虑别人的感受,和辛晴在外面吃了晚餐才回去。一进门辛晴就看到客厅里坐着个一身白色休闲装的女人,长发梳成个马尾吊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貌,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好像还有点混血,因为她的眼睛是棕色的。

    “哈喽,阿苍!”美女热情的打招呼,辛晴以为她会过来拥抱赢擎苍,结果她只是挥了挥手。然后又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说:“你一定是辛晴,你好,我是莫妮卡!”

    辛晴赶紧伸出手:“你好,莫妮卡!”

    莫妮卡却非常热情的给了她一个法式拥抱,还冲赢擎苍挤挤眼睛:“你我不能抱,辛晴总能抱吧!”

    “为什么不留在英国实习。”赢擎苍冲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莫妮卡拉着辛晴坐到赢擎苍对面一脸厌恶的说:“你知道的,我讨厌那个女人。”赢擎苍没说什么,伸手将辛晴拉到他身边。

    “啧啧,这还是不是不让女人碰的阿苍啊!”莫妮卡打趣道,“我只有一个月时间,你安排好没?我明天就要去赢氏上班。”

    赢擎苍拉着辛晴起身:“你明天和我一起去公司,晚安。”说完就和辛晴准备上楼,辛晴扭头对莫妮卡歉意的笑了笑。莫妮卡一点都不在意的冲她挥挥手。

    “晚安!辛晴。”

    等到看不见两人的背影后,莫妮卡脸上的笑容慢慢收了回去,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仿佛刚刚那个热情的人不是她一样。

    赢擎苍已经搬到了辛晴房里,趁着他洗澡的功夫,辛晴开始分析莫妮卡这个人。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表妹什么的模式也没出现,人家的表现就像是从小的朋友如今再见面一样。

    不过……想到刚刚赢擎苍的态度,辛晴觉得他对莫妮卡还是不太一样,至少他和莫妮卡说话时注视着对方。这表示了最起码的尊重,以往赢擎苍对女人都是不屑一顾的。

    “在想什么?”赢擎苍光着身子从浴室里出来,看着他还滴水胸膛,辛晴脸红了红低下头。赢擎苍特别爱看辛晴脸红的样子,尤其是因为他脸红。

    丢掉手里的浴巾扑过去,辛晴躲着不想让他抱:“你身上还湿着呢!”

    “所以抱着你擦一擦。”赢擎苍无耻的说,辛晴的手划过他的胸膛,在他背上摩挲。突然想起沈公子曾经提到过赢擎苍的后背,于是她想打开大灯看清楚他的背。以前是不好意思,现在她想看看。

    “怎么了?”赢擎苍拉住她的手,“开灯做什么?”

    “我想看看你的后背。”辛晴说。

    赢擎苍身子明显顿了一下:“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和你一样的纹身。”

    “你骗人,沈公子说你有别的,你让我看看!”辛晴推开他,把灯打开。

    赢擎苍只好把身子转过去,辛晴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叫出来:“天啊!怎么会这样?”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伤痕,触目惊心铺满赢擎苍的整个后背。疤痕非常浅,已经变成了粉红色,一看就是很多年的旧伤。而且如果不是在灯光下,都不容易看出来。

    “谁打的?”辛晴轻轻的将手放上去,仿佛一用力赢擎苍就好疼一样。

    赢擎苍转身抱住她躺下去,拉过被子盖好才说:“小时候被绑架,绑匪打的。”

    “几岁的时候?”辛晴的声音有些哽咽。

    “5岁吧,记不得了。”赢擎苍不在意的说。

    辛晴用力抱住他,用手在他背后描绘每道疤的轮廓:“那么小,一定很疼。”

    “是啊!”赢擎苍见她都快哭了,翻身到辛晴身上,低头亲了她一下,“那你快点安慰我。”说完手就开始不老实,辛晴原本还又心疼又难过的,被他撩拨的很快就沉迷在恩爱里。当小擎苍进来后,辛晴忍不住叫出声,又想到今天家里有别人,随手抓过被子角咬着。

    赢擎苍见了,越发的用力,将被子丢出去:“叫出来,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不……要,会……会被听到。”辛晴捂着嘴,语不成调。

    赢擎苍捏了她两下:“不会的,都说了安排她住一楼,听不到。”

    辛晴还想说什么,赢擎苍干脆将她的手拿开,高高的举过头顶,用手固定住。这样辛晴的上半身忍不住就抬了起来。赢擎苍毫不客气的低下头去。

    一的热浪很快将辛晴淹没,任由赢擎苍带着她攀上一道道山峰……

    “少爷……少爷!”

    辛晴迷迷糊糊的听到福伯的声音,睁开眼发现天还黑着,赢擎苍已经起身去开门。

    “怎么了福伯?”辛晴冲门口喊。

    赢擎苍很快进来说:“乐乐的情况好像不对劲。”

    “乐乐?”辛晴一听穿上衣服就往楼下跑,正好碰上从房间里出来的莫妮卡,她看到辛晴没穿整齐的睡衣下,铺满了大大小小的吻痕,眉头皱了皱。但很快一脸茫然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姐养的狗好像病了。”福伯跟在辛晴身后,赢擎苍拿起车钥匙给辛晴穿好外套,“走,我们去医院。”

    辛晴抱着浑身抽搐的乐乐忍着眼泪,匆匆和赢擎苍去了医院,莫妮卡看着车开走,走到福伯跟前感叹了句:“阿苍对辛晴真好啊!他一向都讨厌小动物,却因为辛晴喜欢就让她养狗。”

    福伯看了她一眼,微微低下头说:“少爷很爱小姐,他们俩个很合适。”

    “是吗?”莫妮卡扯着嘴角笑了笑,转身回房间去了。

    乐乐的了急性肠炎,要留在宠物医院里输液。辛晴和赢擎苍回来时天都快亮了,赢擎苍抱着她睡下:“安心睡,明天我给你请假,睡醒了下午让阿楠送你去看乐乐。”

    辛晴缩在他怀里闭上眼睛:“那你呢,还得上班嘛?”

    “我没事,睡吧!”赢擎苍亲了亲她。

    第二天辛晴睡到中午,赢擎苍一早就去上班了,还带走了莫妮卡。辛晴给乐乐熬了鸡肉粥,还带了几个它喜欢的玩具和零食,准备去医院看它,正要出门时接到张宓的电话问她怎么请假了,知道了是乐乐生病后也叫唤着要去看。

    在宠物医院门口,张宓和施芊芊因为路近,比辛晴到的还早,三个人一进门就看见个熟人。

    “辛小姐?芊……芊芊?”简洁惊讶的看着走进来的三个女孩。

    施芊芊皱着眉头不吭声,辛晴赶紧说:“简小姐怎么在这?”

    “这家宠物医院是我弟弟开的。”她看到辛晴手里的东西,明白了,“你的宠物病了?”

    辛晴着急看乐乐,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我的狗病了,昨天晚上送来的。”

    乐乐躺在输液箱里,没什么精神,腿上还扎着吊针。看到辛晴来了,努力的摇尾巴,还想站起来舔她。

    辛晴赶紧摸了摸它的脑袋,让它躺好,乐乐听话的一动不动,高兴的舔着辛晴的手。

    一个带着眼睛的年轻男人走过来:”姐,你朋友?”

    “这位是我老板的未婚妻!”简洁指着那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说,“这是我弟弟简白,名副其实的兽医!”

    “呵呵!”简白笑了笑,看了看乐乐的情况,安慰辛晴:“没事,送来的很及时,再输几天液就好了,它应该是吃了什么不好消化的东西,导致突然性的肠炎。现在天气慢慢热了,注意不要让狗狗晚上吃太多。”

    辛晴还没说话,就听到施芊芊突然说了句:“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