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六十九章有路人在你干什么?
    之后赢擎苍恢复了性福生活,暑假也快要结束了。 ..com临走的前一天,他带着辛晴来到小镇外几十公里的一块薰衣草田。

    “真美!”辛晴看那着一大片粉蓝,粉紫的薰衣草,赞叹道。

    赢擎苍点了下头:“去吧,你不是想在里面打滚吗?”之前辛晴偶尔说过一次,要是能在香香软软的薰衣草花海里打滚那该多好!

    “这是别人种的吧?怎么能随便下去踩。”辛晴白了他一眼。

    赢擎苍一把抱起她,在辛晴的尖叫中冲进花田里:“现在,它是你的了!”

    “你买下来了?”辛晴搂着赢擎苍的脖子两只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

    赢擎苍很受用的将她丢进薰衣草里:“是的,所以你可以随便打滚,想怎么打怎么打。”

    “呵呵呵呵!”辛晴高兴在花海里滚了两圈,揪下一把花瓣往天上抛,“谢谢你赢擎苍!谢谢!”她看着赢擎苍,眼里有毫不掩饰的爱意与感激。

    赢擎苍情不自禁的张开双臂,辛晴跳起来扑进他怀里,两个人因为惯性一起往后倒去,滚进厚厚的薰衣草里。

    “这么一大片放在这里太可惜了。”辛晴拿着枝花杆在赢擎苍脸上戳了两下。赢擎苍咬着她的手啃了一口说:“回去找一家化妆品公司收购,做成化妆品怎么样?”

    辛晴听了翻身爬在他胸口:“老板是我吗?”

    “唔……可以考虑。”赢擎苍的手不老实的伸进她衣服里,辛晴瞪着眼睛捶了他一拳,“干什么呢?大白天的,路那边还有人呢!”

    赢擎苍捏了捏她腰上的软肉:“我就是摸一摸,你想到哪去了?”

    “那你说老板是不是我!”辛晴把一朵薰衣草塞进赢擎苍嘴里,赢擎苍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含糊不清的说:“你伺候好了,就是你的。”说完就亲了下去,伴随着嘴里薰衣草的香气,辛晴呜呜的想推开他,却没力气任由他把花喂进自己嘴里。

    等到夕阳将这一大片花田染上了层金色,两个人才从花海里上来,辛晴脸红红的把衣服拉好,顺便不停的朝赢擎苍翻白眼。赢擎苍满意的搂着她说:“表现不错,给你个老板当!”

    第二天他们回了赢家祖宅,老远就看到莫妮卡站在门口冲她招手。

    “荣丝蔓回来了,还有她儿子!”莫妮卡抓着辛晴告诉她,“你要小心,我觉得她好像更奇怪了。”

    辛晴一边收拾行李,一边把带回来的礼物送给莫妮卡:“呵呵,我早知道她不会放弃,她那种人,就是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的典型。”

    “啧啧,幸好赢伯伯好像也不喜欢她,不然赢家还不早让她霸占了。”莫妮卡拆开礼物,发现是套薰衣草礼包,闻了闻对辛晴道谢。辛晴点点头:“所以更奇怪了,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娶她。而且……娶一个自己离世好友的孩子。”辛晴耸了耸肩,“不是很奇怪嘛。”

    “咱们猜也没用,反正你马上就要回国了,我也要去上学了,她怎么样都和咱们没关系。”莫妮卡打量着辛晴,“我怎么觉得你出去玩了一趟变漂亮了?”

    “有吗?”辛晴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眯眯的说,“心情好的过吧!”

    莫妮卡撇撇嘴,推着她下楼了。

    再不想见的人,晚饭也躲不了,何况因为她和赢擎苍明天就要走了,赢皓特地安排大家一起吃顿饭。辛晴见到荣丝蔓的时候,她正一脸微笑的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说话。

    “穆海,这是你哥哥的朋友,快叫阿姨。”荣丝蔓看到辛晴眼睛闪了几下赶忙拉着她身边的男孩,“辛晴,这是我儿子!”

    “哧!”莫妮卡先笑出声,对辛晴挤了挤眼睛。

    赢擎苍冷冷的眼神扫过去就要开口,辛晴快一步坐到他身边按了按他的手,然后笑眯眯的看着穆海说:“我是赢擎苍的爱人,不过你也不用叫我阿姨,我比你妈妈年轻很多,你叫我姐姐就好了!”

    这个女人果然还要折腾,她和赢擎苍的关系到她嘴里就成朋友了,明明她儿子叫赢擎苍哥哥,到她这里自己就成阿姨了。辛晴觉可笑,上一次赢擎苍差点就掐死她,她竟然还不知道怕,还敢来挑衅。

    “你才不配嫁给我哥哥,他只是为了祖训才娶你的。”赢穆海一脸轻视的看着辛晴,态度恶劣。

    赢擎苍抬手就把桌上的鱼汤扔了过去,荣丝蔓赶紧拉了赢穆海一把,咵嚓!青白瓷花的大腕碎在地上,鱼汤溅了荣丝蔓母子一身。赢穆海从小就怕赢擎苍,见他这样立马就哭了。

    “哇……妈。”他扑进荣丝蔓怀里,荣丝蔓着急的检查他有没有被烫到,然后红着眼看了看赢擎苍,见他的目光都放在辛晴身上,咬了咬牙又转向赢皓。

    “阿皓,你看,穆海小孩子不懂事,都已经吓哭了。”

    莫妮卡冷笑了一声:“是啊,小孩子不懂事,话是谁教的?”她瞟了眼荣丝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莫妮卡,这是我们赢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最好不要插嘴。”荣丝蔓可不会给她面子。

    莫妮卡好笑的说:“你们赢家?你什么时候改姓了?”

    “我嫁给了阿皓,又为赢家生了儿子,当然算是赢家的人。”荣丝蔓得意的说。

    莫妮卡一拍桌子:“说的好,你那儿子……”

    “莫妮卡!”赢皓突然大喝一声,吓的莫妮卡打了个哆嗦。

    赢皓目光幽深,看不出喜怒,他叹了口气对莫妮卡说:“行了,坐好吃饭。”又瞪了荣丝蔓一眼,“阿苍明天就要走了,你要是还闹,就带着穆海离开饭桌。”

    “没事,你们继续,我们吃好了。”赢擎苍一边给辛晴夹菜一边自己吃饭,辛晴笑咪咪的啃着块鹿肉,还一脸惋惜的说:“鱼汤闻着好香。”

    “回去让田姨给你做!”赢擎苍说着看了荣丝蔓一眼,很好,还是不怕死……

    第二天一早,赢擎苍就要带辛晴出去,看着他让人往车上搬行李辛晴不解的问:“不是说下午才走吗?”

    “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我们直接去机场。”赢擎苍拉开车门,辛晴回头看了眼二楼,“我还没和赢伯伯打招呼呢!”赢擎苍把她推进车里,“不用,我替你打了。”

    辛晴无奈的将头探出窗外,正好看到赢皓站在窗口冲她挥手,辛晴赶紧抬手用力挥了几下,赢擎苍就叫人发动车子走了。车子再一次横穿过城市,这次进入了山区,盘山公路一只盘旋了好几个山头,辛晴才看到一座白色的建筑物。

    这是幢很华丽的城堡别墅,充满了现代感,到处都是金色和白色的雕塑,从大铁门一进去就是一大片修建整齐的花坛草坪。几个穿着燕尾服的外国人站在门口,看到他们的车停下来,赶紧上前开车门。

    “少爷,伯爵等你很久了。”领头的老人恭敬的对赢擎苍说。

    赢擎苍点点头,拉着辛晴一边走一边问她:“英文怎么样?”

    “都听的懂。”辛晴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她可是要去法国留学的人,不但学了英文,还兼修了法语呢!

    赢擎苍看到她那得意的样子,忍不住捏了捏她的下巴:“一会见那老头不用怕,不想理他就别说话,咱们看一眼就走。”

    “到底是谁啊?”辛晴好奇的问。

    赢擎苍面无表情的回答:“我外公。”

    ……

    辛晴在一间装修极考究的书房里,见到了赢擎苍的外公。之前莫妮卡曾偶尔透露过,这位外公是正儿八经的伯爵,和英国王室是直属血缘关系。也就是说,赢擎苍那位死去的妈,是不折不扣的公主。据说如何赢擎苍愿意,他也是可以被加冕成为下一任伯爵继承人的,可惜他肯本就不想理这个外公。

    “这就是那个女孩?”一位留着白胡子,一脸威压的英国老头盯着辛晴皱眉头。

    辛晴看到赢擎苍一点反应都没有,叹了口气礼貌的用英语和老头打招呼:“您好,我叫辛晴。”

    “长的还可以,就是不知道智商怎么样,以后生出来的孩子会不会像阿苍一样聪明。”老头打量了番辛晴,说出这么一句。

    辛晴扯了扯嘴角,这要她怎么回答……

    “聪不聪明都是我儿子,和你没关系。”赢擎苍终于开口了,不过还不如不开口。他外公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手里的拐棍把地板杵的咚咚响。

    “怎么和我没关系?你的儿子就是我曾外孙,你不想回来无所谓,你不能拦着我认曾外孙。”老头子说完咳嗽了两声,身子还晃了两下,辛晴吓的赶紧过去扶他。

    “外……外公您别激动,小心身体。”不能见一面就把人给气死啊,这算怎么回事。

    老头子看了眼辛晴,好像很满意似的坐下来,然后又说:“再叫一声。”

    啊?叫什么,辛晴没反应过来。

    老头见她那眼中,又开始发火:“让你叫我一声那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