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四章我就快死了
    天亮了,赢擎苍和沈公子一晚没睡,陈铭已经走了,陆曼曼的后事需要他处理。

    “少爷,你吃点东西休息会吧!”阿澈从外面进来,身后还跟着乐乐。昨天他开着车带着乐乐在街上找了一天,一开始乐乐还能闻到辛晴的味道,后来距离太远了,乐乐的嗅觉也没用了。阿澈见赢擎苍不理他,目光一闪,噗通就跪了下去。

    “都是我没保护好小姐,是我的错。”阿澈非常内疚,如果他一步不离的跟着辛晴,辛晴就不会让人绑架。

    沈公子揉了揉眉头扶起他:“行了,不是你的错。”阿澈抿着嘴看着赢擎苍,赢擎苍对他摆摆手,就说了两个字:“起来。”阿澈嚎啕大哭喊了句,“我一定把小小姐找回来。”说完就冲出去了。

    “等他回来,让他休息。”赢擎苍这话是对阿楠说的,阿澈一定晚上没睡觉一直在街上找,辛晴被绑架,不是他的错。

    一整天过去了,警察毫无头绪,沈公子那边也没线索,夜晚再一次降临,沈公子一步都不敢离开赢擎苍,生怕他崩溃了做出什么事。结果赢擎苍走进里面的休息室,丢下句:“都睡觉。”

    阿楠看了看沈公子小声问:“怎么办?”

    “睡觉啊!”沈公子打了个哈欠,好不容易他主动提出来,“你也去休息,都一天一夜没合眼了,万一……”沈公子没说下去,如果三天后还找不到辛晴,那么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辛晴哭了,她没等到陆曼曼来放她,看着天又黑了下来,她开始害怕,会不会一直没人来?赢擎苍怎么还没找到她?她已经割断了绳子,幸好九月份的天气还很热,她把所有的破布都搜集到一块坐上去靠在墙上。肚子里空空的,很饿,可是饭已经有些馊味,她吃不下去。陆曼曼留下的一瓶水,就剩下半瓶了。

    辛晴看着高高的屋顶,也许陆曼曼明天就会来放她,明天她就能回家了,就能见到赢擎苍……

    天亮了,辛晴被绑架的第三天。

    赢擎苍一大早吃了阿楠买回来的早餐,冷静的对沈公子说:“我去北边找,你去南边。阿楠你留下,警方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还有,打电话把阿澈叫回来,让他睡觉。”

    他话音刚落,阿澈就冲了进来:“少爷,有线索了。有人看到过陆曼曼曾经丢下自己的车和一个男人抬着一个麻袋上了另外一辆车。”赢擎苍眼一亮,这是他两天来头一次看到希望。

    “之后又去了哪?”

    “只知道那辆车上了环城西公路。”一旁的警察赶紧拿出地图,大家围上去找到那条公路。

    一个年轻警察指着地图说:“这条公路只有一个出口,就是西城的那片废弃工业区,这么看来我们可以把搜索范围锁定在这一块。”

    “很多……”阿楠把电脑资料给大家看,“这片工业区大大小小的废弃工厂一共3000多个,我们肯本没办法确定人被关在哪里。”

    赢擎苍站起来:“一个个找,四个方向,你们警方负责西头,沈公子你的人多,负责南面和北边,我去东面。”

    “少爷,我和你一起去。”阿澈揉了揉眼睛。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你去休息。”

    “少爷我不困,我要……”

    “去休息。”赢擎苍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样我们能轮流去找。”

    阿澈明白了,点点头窝到一边沙发上就闭上了眼睛。

    “阿楠你去联系,在所有媒体上登寻人启事,谁能提供线索奖金10万,能找到人的话100万。”这个时候,赢擎苍希望越多的人关注辛晴越好,这样她被发现的几率就会越大。

    辛晴是被饿醒的,她看了看头顶,发现太阳正照在那里,按照昨天的经验,应该已经中午了。她扶着墙站起来,不能在坐以待毙,必须自己想办法逃出去,不然就算不饿死,也会被渴死。

    整个厂房就是个铁皮屋,辛晴扶着墙走了一圈除了斑斑锈迹就是一些恶心的颜料痕迹。不大的个地方,她却走了好久,而且一身是汗,气喘嘘嘘的又扶着墙坐下。辛晴打量着像个牢笼的房子,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放她离开了,赢擎苍想找到她也谈何容易。自己大概会死在这里吧,辛晴突然有这么个念头,然后又觉得很难过,摇着头自言自语道。

    “我不想死,我舍不得赢擎苍,我还没有实现理想,我不要死。”辛晴抱着双腿,将头埋进去,小声的抽泣着,过了会缓缓躺下来又睡着了。

    赢擎苍带着乐乐开始一间间工厂找,有的工厂很大,好几层。赢擎苍不放心乐乐的本事,一定要亲自搜寻一遍,乐乐一路上一次都没叫过。夜幕降临,阿澈和阿楠带了吃的过来,赢擎苍吃了东西就躺在车里睡觉,他们两个则接着再去找。

    第四天,辛晴已经饿的头晕眼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看着饭盒里已经酸臭的饭菜,抓在手里慢慢往嘴里送,却被熏的一阵反胃干呕。“赢擎苍……你怎么还不来……”辛晴扯开干裂的嘴想哭,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看着瓶子里见底的水,舔了舔嘴唇还是忍了下去。

    天一亮,赢擎苍准备继续出发,阿澈在车里休息,阿楠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就在赢擎苍准备带着乐乐走时,施芊芊和张宓来了,还带来了丁磊派来帮忙的人。

    张宓那天也被打晕了,在医院住了两天,一听说辛晴还没找见哭着喊着要来。赢擎苍也没什么话说,只是让她俩带着人,从里另一头开始找。又是一整天过去了,还是没找到辛晴,他们统计了一下大概刚找过一半的工厂,还有一半没找过。可是明天就第五天了,晚上沈公子被阿澈偷偷叫了过来,赢擎苍也不说话,就是每天找人,他们怕他有什么问题,万一真的找不到辛晴,少爷会不会疯了。

    “你没事吧!”沈公子看到赢擎苍往嘴里塞饭,完全都没有嚼就吞了下去,他吃饭只是为了保持体力去找辛晴。这两天他已经不和别人说话了,整个人看起来很平静,沈公子却很清楚他是在拼命压抑着,一旦爆发出来,估计他自己都受不了。

    辛晴又醒了过来,发现天已经黑了,她爬在地上,已经没有能坐起来的力气。伸出沾满灰的手将饭盒里的搜饭拿起来颤抖的送进自己嘴里,一口,两口,她将剩下的饭全部塞进嘴里。因为长期没有喝水,喉咙早就坏了,她一点一点的用力让自己把饭咽下去,然后把仅剩的一口水灌进嘴巴里。

    第六天,警察派人来找赢擎苍问他还要不要继续找下去,让沈公子直接打了回去。阿澈更是快要崩溃,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报错的情报,如果辛晴根本就不在这里,那他们这几天做的还有什么意义,每个人都在崩溃的边缘,只有赢擎苍依旧不吭声,早上依旧带着乐乐去找。晚上施芊芊带着张宓把人留下,她们先回去了,因为张宓受不了一直在哭。

    第七天,所有人都要放弃了,沈公子不知道怎么劝赢擎苍,就算找到了,恐怕人也不会活着。赢擎苍没管他们,带着乐乐继续接着昨天的地方开始找。乐乐这几天一直都安安静静的跟着他,晚上他睡觉时,就缩在他脚边。突然,乐乐冲着一个土包大声叫起来。赢擎苍眼神动了动,踉跄的跑过去,从土里发现一个粉色的珠子。

    这是辛晴发夹上的!赢擎苍觉得他的心终于重新跳了起来,辛晴一定就在这附近。

    “乐乐,你加油,找到你主人,她就在这里。”赢擎苍将那颗珠子放到乐乐鼻子跟前,乐乐使劲闻了闻,然后在附近转了好几圈,最后冲着一个方向叫了几声,撒腿就跑。

    辛晴想睁开眼睛,可是她睁不开。手在地上慢慢移动,碰到了空矿泉水瓶子。里面还有水珠,辛晴想拿起来喝,可是她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辛晴在心里想,脑子里开始回忆她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她想到死去的母亲,不知道赢擎苍会不会把她和母亲埋在一起。她想到抽屉里还有画了一半的设计稿,那是她送给赢擎苍的生日礼物。还有阿莎……以后赢擎苍会给她找个新妈妈吧!手终于碰到了瓶子,辛晴将浑身力气都放在手上,将瓶子拿起来往嘴巴里倒了倒,一滴,两滴,几滴倒进嘴里,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啷当!瓶子随着她的手掉在地上,辛晴看着头顶的窗户,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看到蓝天了。好不甘心就这么死掉,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好难看。

    她想了想,嘴角动了动,赢擎苍,你一定要找到我啊!不要让我死了以后腐烂在这里,那也太惨了。辛晴觉得眼皮越来越重,身体却越来越轻,她觉得很舒服,就想这样睡下去。突然好像听到狗叫的声音,还有巨大的砸门声,辛晴觉得好吵,她好不容易要睡着了。

    最后陷入黑暗时,她好像看到了赢擎苍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