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第七十五章赢擎苍,是你吗?
    医院里今天特别的热闹,门口全是记者,vip病房门口人头耸动,里面的病房里却安静无声,午后的阳光洒在海蓝色的墙上,晕出一滩光圈。.赢擎苍躺在病床上,几天没好好休息的他却始终不敢闭上眼睛,手里死死握着辛晴的手,看着那张让他揪心了七天七夜的脸。

    他破开铁门看到地上的辛晴时,觉得整个世界都静止了,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浑身脏兮兮的小女人是不是已经不会再站起来了,不会在惹他生气,不会在瞪着他软绵绵的叫自己的名字了。

    乐乐先冲上去在辛晴身上嗅了嗅然后转头对着他狂叫,赢擎苍的感官才恢复了正常,一步步走过去,将辛晴抱进怀里。半张脸是肿的,嘴唇全都裂开了,手上都是伤,整个眼窝深深的陷进去,灰白色的脸让赢擎苍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小女人。

    觉得脸上一片冰冷,他才意识到自己哭了,颤抖的将头贴到辛晴脸上,感受到那仅有的一丝微弱的气息,赢擎苍笑了,赶紧拿出电话通知沈公子。

    看着辛晴安安静静的躺在那,身上到处都插着管子,赢擎苍眼中的冷意越来越深。到底是谁,这次的事情一开始是陆曼曼,但是中间出了问题,那个打电话给他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的目标也绝对不是辛晴,而是自己。

    沈公子和几个医生走进来,脸色都不太好看。

    “怎么了?”赢擎苍皱着眉坐起来,“她哪里不好了?”

    沈公子看了看医生,几个医生往后退了退,开玩笑,他们不敢说啊!

    “那个,有个事你要有心理准备。”沈公子只好自己开口。

    赢擎苍看到他的表情,心里一颤:“说。”

    “小晴晴怀孕了,还不到50天,但是因为她这几天没有吃东西,精神又高度紧张,医生担心孩子可能会发育不好,或者会停止发育……”

    赢擎苍被怀孕了这三个字打的措手不及:“怎么会怀孕?她做过避孕手术。”

    “咳咳,赢总,我们检查过辛小姐的身体,大概是她前段时间身体输过大量的抗生素,导致避孕效果出现意外。还有这种皮下避孕也不是说就百分之百的,会有千分之几的几率失败。”

    赢擎苍皱着眉头看着辛晴思考了好久问道:“你们什么意思。”

    “我们的意思是终止妊娠反应。”一个医生说,“就是把孩子拿掉。”

    看到赢擎苍脸马上变了,医生赶紧说:“这也是为了您和辛小姐好,这个孩子很大机率会自己停止发育,倒时候辛恐怕辛小姐已经和胎儿有了感情,会更难过。更严重的是,孩子就算生下来,恐怕也会不健全。”

    “她现在的身体可以做手术?”赢擎苍觉得辛晴这么虚弱,根本没办法承受。

    “我们研究了一下,可以先观察几天,看看情况,等辛小姐身子养好了在做手术。现在就看您的意思。”说完几个医生都看着赢擎苍,等着他做决定。

    “小晴晴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孩子能生下来,万一不健康呢?”沈公子劝道,“反正你们还年轻嘛,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说,你不是一直不喜欢小孩子吗。”

    赢擎苍瞪了他一眼,这是我和辛晴的孩子,能一样吗?

    沈公子不敢吭声了:“你自己考虑!”

    “等等吧。”赢擎苍想了想说:“等辛晴醒来,让她自己决定,我不能擅作主张。”

    沈公子惊讶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有这种品德了?”

    “你要是不累就去把幕后的家伙给我找出来。”赢擎苍没好气的看着他。

    沈公子赶紧挥挥手跑了,剩下的医生一见该说的都说了,也赶紧都离开。赢擎苍握着辛晴的手心里忐忑不安,辛晴很喜欢小孩子,看她对阿莎的态度就知道,现在要她把孩子打掉,不知道能不能接受。

    晚上张宓和施芊芊来了,看到辛晴那个样子,两个人抱在一起哭。丁磊劝了半天,才把人劝好,临走时他对赢擎苍说。

    “最近有个奇怪的人曾经找过我合作。”

    赢擎苍挑了挑眉:“对付赢氏?”

    “是,我查了下他的资金来源,大部分都来自海外。”丁磊有些可惜的说,”我本来想将计就计看看他是谁,结果前几天那个人突然消失了,所以的痕迹都抹的干干净净,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他看着赢擎苍,“明显是冲你来的,你小心点。”

    送走了丁磊,赢擎苍给英国打了个电话。

    “没事,现在还没醒。”

    “最近那个女人有动作吗?”

    “不是,有人很明显想对赢氏出手。”

    “我知道,你继续盯着她吧。”挂了电话,赢擎苍又盯着辛晴看了好一会,这才躺下闭上眼睛,连续8天的疲劳一下子涌了上来,在他还没有意识到时,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阿澈送福伯和田姨过来,田姨看到辛晴和张宓她们的反应一样。

    “怎么瘦成这样了,连个人形都没了……”田姨抹着眼泪,“那么多天没东西吃,没水喝,怎么熬过来的。”福伯打断她:“别哭了。”说完看了眼赢擎苍,田姨看到赢擎苍脸色又不好了,赶紧擦干眼泪,将两个保温桶留下和福伯回去了。

    医生来给辛晴又做了次检查,告诉赢擎苍应该应该很快就会醒,赢擎苍想到什么赶紧去洗手间把自己收拾了收拾,然后坐在床边等着辛晴醒过来。

    辛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死了,她觉得轻飘飘正舒服的想飘走,就看到了赢擎苍抱着一个脏兮兮的女人跪在地上哭。等她看到那个女人的脸上时吓了一跳,那不是自己吗?虽然变的那么丑,但她还是认得出来。那……现在的自己是谁?辛晴伸出手看看,发现自己是透明的,然后她反应过来了,自己果然死了。

    赢擎苍竟然在哭,辛晴的注意力又被赢擎苍撕心裂肺的吼声吸引过去,那个男人又是一脸胡渣,脸色难看,比自己那脏兮兮的脸好不到哪去,辛晴正想靠过去安慰他,突然一道白光射过来,她本能的闭上眼睛,然后就又失去了知觉。

    等她再次有知觉时觉得浑身都在疼,头也像要裂开一样,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耳边又传来赢擎苍的声音。

    “晴晴!晴晴!”

    辛晴感觉到赢擎苍在摸她的脸,在拉她的手,可是她就是睁不开眼睛。赢擎苍看到辛晴眼珠不停在动就是不睁开,又不敢动她,赶紧按了床头的铃叫医生来。

    辛晴听到很多人在她耳边嘟嘟囔囔的说话,可她一句都听不清,然后她突然害怕起来,自己是不是还关在那个厂房里,赢擎苍还没来救自己吗。

    “晴晴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听到就睁开眼睛。”辛晴这次清楚的听到了赢擎苍的声音,她拼命说,我听到了听到了,然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觉得一道刺眼的光照进来。

    “醒了!”一个医生叫起来。

    “快捂住她的眼睛。”赢擎苍听了赶紧把手放在辛晴眼睛上,“晴晴,你慢慢睁开。”

    辛晴所有的意识都回来了,她微微动了动头,然后小心的把眼睛睁开,刺眼的光告诉她,她这不是在那厂房里,她得救了。

    “我……”

    “别说话,你的喉咙坏了。”赢擎苍的语气带着激动,医生们也松了口气,这些有钱人太难伺候了。

    “赢先生,辛小姐已经没事了,等一会可以让她喝点粥,千万不要吃油腻的东西。”医生交代完就都退了出去,赢擎苍将病床调节到60度,抱着辛晴靠好,然后拿起杯子里小勺喂她喝水。

    “你现在没办法说话,是因为在那个封闭的染料厂里待的太久,那些染料都有毒,影响到了你的喉咙。”赢擎苍看她害怕的看着自己,赶紧摸了摸她的头说,“你放心,不是大问题,过两天就好了。”

    喝了水,辛晴还想试说话,可是喉咙就和火烧一样,赢擎苍看她那样子,更难受了,端起粥吹了吹送到她嘴边:“咱们先不说话了,吃点东西,等嗓子好了再说,现在你就眨眼睛。”

    辛晴张了张嘴,眨了眨眼睛,眼泪就掉下来了。赢擎苍手忙脚乱的给她擦,又怕自己力气太大弄疼她。辛晴看他那样子就想笑,又想起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看到他抱着自己哭,眼泪就更凶了。赢擎苍以为她哪里疼,站起来就要按铃叫医生,辛晴头摇了两下,冲她伸出手。

    赢擎苍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将人紧紧抱进怀里。

    “对不起,我那么久才找到你。”他声音低沉,在安静的病房里像大提琴的g调曲。

    感觉到怀里的人脑袋晃了晃,赢擎苍将她抱的更紧些,抵着辛晴的额头说:“都过去了,以后你去哪我都跟着,在也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危险和绝望。”

    赢擎苍可以想象辛晴一个人被关在那里心理和身体上承受的巨大恐惧,医生之前已经向他建议过,最好等恢复后去做个心理咨询,不然怕留下阴影。

    又想到辛晴肚子里的孩子,赢擎苍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

    “晴晴……你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