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七十六章辛晴嫁给我吧
    怀里的人突然不动了,赢擎苍察觉到她身子僵硬了一下,赶紧坐下看着她说:“之前的避孕失败了,已经快50天了。<冰火#中文 ..com”

    辛晴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真的,医生已经确诊了。”赢擎苍不知道下面的话该怎么说。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辛晴一时间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盯着肚子,就听到赢擎苍又开始说。

    “这个孩子……恐怕得打掉。”

    辛晴猛的抬起头,震惊的看着赢擎苍。

    赢擎苍知道她是想差了,赶紧抱住她:“别胡思乱想,是医生说因为这个阶段你的身体状况太差,精神又不稳定,胎儿可能长不大就会停止发育了。如果现在不拿掉,等过两个月,你身体有了反应到时候如果真的不能生下来,你会更伤心的。”

    辛晴发出呜呜的哭声,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和赢擎苍有孩子。一是因为坐过避孕手术,再有就是他们还没结婚,孩子的事情太遥远了。可是刚刚听到赢擎苍说自己怀孕的时候,她先是不敢相信,然后就觉得很激动和开心。如果有了孩子,不管赢家的祖训里怎么说,她和赢擎苍这辈子才算真正有了联系,有了永远无法割舍掉的关系。

    “别哭了,我们先不说这个,等你身体养好再说?”赢擎苍扶着她躺下,“医生说了,你要多休息,少用脑。”

    辛晴吸了吸鼻子,说不出话来简直太难受了,她拉着赢擎苍的手不松开,赢擎苍低头吻了她一下:“我不走,我就坐在看着你,睡吧!”

    一直到第三天,辛晴的喉咙才彻底好了,能开口说话时她松了口气,真害怕就这么哑巴了……

    张宓和施芊芊又来看她,这回是三个人抱在一起哭,张宓一边哭,一边骂。

    “算了,人都不在了。”辛晴已经知道陆曼曼死了,她肯定是那个带面具的男人杀了她,警方也按照她的描述做了笔录,可惜根本无法确定那个人的身份。

    施芊芊有些羡慕的摸了摸辛晴的肚子:“那这个宝宝你要不要?”

    “当然不要了,你才多大!”张宓不同意,“反正有阿莎了,你等毕业了和赢擎苍结了婚再生呗!”

    赢擎苍在旁边满意的看了张宓一眼,他也是这个意思。辛晴的年纪是有些小,而且她的身体这一年来一直小病不断,这次又发生了这种事,医生也建议要好好养养。如果怀着孩子,那是养她啊还是养孩子啊。

    “我也不知道。”辛晴很矛盾,一直看赢擎苍,赢擎苍笑笑说:“不急,在等两天。”

    张宓喊起来:“有什么可等的,还不是……”

    施芊芊捂着她的嘴,给了个眼色,又看了看赢擎苍,然后拉着张宓往出走:”我们明天再来看你,回学校了!”张宓被她拉出来着急的问:“怎么了?”

    施芊芊白了她一眼:“你看不出来辛晴想留下那个孩子吗?但是赢擎苍不想让她留。”

    “赢擎苍不想娶她?”张宓目露凶光。

    施芊芊戳了她脑门一下:“笨蛋,赢擎苍是为了辛晴的身体,你没看到他很着急,但是又什么都不说吗?”

    “那也不能拖着啊。”张宓嘟囔,“不然会更舍不得。”

    施芊芊拉着她一边走一边说:“不会,赢擎苍一定已经想到办法了。”电梯门打开,两个人正要上去,沈公子从里面走出来,他看到张宓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咧嘴一笑:“喲,看过小晴晴了?”

    “关你什么事?”张宓用鼻孔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拉着施芊芊就走进电梯,按下关门键。沈公子耸了耸肩转身走了,施芊芊狐疑的看着张宓:“他得罪你了?”

    张宓啊了一声:“没有啊?”

    “那你对他态度那么恶劣做什么?”

    “你不觉他那种换女人和换内裤似的男人很恶心吗?”张宓一脸不屑。

    施芊芊打量了她半天,张宓不耐烦的拉着她冲出电梯:“快走,上课要迟到了!”

    辛晴在医院又住了一周,这天晚上天一黑她就开始坐立不安,赢擎苍一看她,她就躲开。反复几次之后,赢擎苍抓着她的肩膀问:“怎么了?有话要说?”

    “没……没啊!”辛晴低着头,赢擎苍捏着她的下巴,觉得一点肉都没有,皱了皱眉头心里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养回来。

    “有话就说,憋着干什么。”

    辛晴磨磨唧唧的拿出手机把上面的日期给他看,赢擎苍看了一眼,反应过来,挑着嘴角笑了笑说:“哦,原来是想要了!”

    “谁想要了?”辛晴脸一红,瞪着他说“你别诬陷我。”

    今天是月圆夜,可是现在这种情况……

    “你就是想要也不行啊,你的身子刚好,而且还怀着孕。”赢擎苍继续调侃她,辛晴一把推开他喊道:“我还不是为你吗?你……你不想就算了。”

    赢擎苍见她炸毛了,赶紧将人拉过来哄道:“谁说我不想?你摸摸。”他抓着辛晴的手往下探,小擎苍在辛晴手里瞬间就变大了。辛晴挣扎着把手抽回来,跳上床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你……你快上来。”她闷着声音说。赢擎苍一愣,这丫头还真想要?

    这几天他们都是分床睡的,赢擎苍早就按捺不住了,只是辛晴的身体实在不允许,抱着睡睡算了,赢擎苍想着脱了衣服钻进被子里。辛晴靠过来头埋在他胸口说:“我之前看过书上说,这种情况只要不全部进去就可以了,不过,你……你动作要慢一点,轻一点。”

    “真的可以?”赢擎苍不想伤到她。

    辛晴点点头:“还是做吧,不然我不放心,从英国回来的时候,赢伯伯特别嘱咐过我,一定要按照祖训上的要求来。”

    “别听他的。”赢擎苍脸一沉,“你身体不行,我们就不做了。”

    辛晴看他那个样子,撇撇嘴,伸手就将自己的睡衣解开,那片雪白闪的赢擎苍瞬间脑子就晃了神,他本能的舔了舔嘴唇,伸手摸上去。然后就看到辛晴把裤子从被子里丢出去,两条腿缠上来。

    “你是不是不行了?”辛晴看他还在发呆,不怕死的说了句。

    赢擎苍瞪了她一眼,咬着牙说:“马上你就知道我行不行了!”

    辛晴因为这句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医生来查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胳膊上的吻痕,拉着赢擎苍就出去教育了一顿。

    赢擎苍毫不在意的把医生应付走,开玩笑,他当然知道轻重。昨天晚上小擎苍都是浅浅的放进去一半,不过那种感觉也不错!他回味了一下,以后可以多试试。

    辛晴却无比后悔,这种方法让她不上不下的特别难受,后来还是赢擎苍看到她哼唧的可怜,手口并用的让她舒服了一把。中午醒来的时候辛晴一直瞪他。

    “别瞪了,等你好了,让你舒服!”

    辛晴正在吃饭,将勺子丢过去:“闭嘴。”

    “好好,你慢慢吃,我不说了。”赢擎苍想了想又说了句:“明天我们出院。”

    辛晴嘴里的鱼肉卡在喉咙里,有些惊慌的看着赢擎苍:“我……我还没想好。”

    “不急,你慢慢想。”赢擎苍又是这句话,辛晴低头扒拉饭不敢看他。赢擎苍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说话,第二天一大早医生再一次给辛晴做了个全面检查他们就准备出院回家。阿澈见到辛晴出来,赶忙帮她拉开车门,辛晴上车的时候顿了一下,笑眯眯的看着他说。

    “阿澈!谢谢你找到线索,不然赢擎苍也不可能找到我。”

    阿澈嘴动了动,没说话,只是小心的用手挡在车顶怕辛晴碰到头,辛晴拍了拍他的肩膀坐上车。田姨做了一大桌菜庆祝她出院,辛晴发现乐乐竟然在后花园有了个好大的木头房子,跟着来蹭饭的沈公子说。

    “这可是顶级宠物用品,现在乐乐的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

    能找到辛晴,乐乐功不可没,连带它那个同性恋的吉娃娃赢擎苍都接受了,两只小家伙在后花园过的那叫一个滋润。乐乐看到辛晴激动的尾巴都快要摇断了。

    晚饭时,沈公子不知道想起什么来,神叨叨和辛晴说:“明天造型师来给你打扮,下午你别出去哦!”

    “为什么要打扮?”

    “因为明天要参加宴会。”沈公子看了眼赢擎苍。

    辛晴奇怪的问:“你们的商业宴会我去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赢擎苍面无表情的夹了一块排骨给她。

    辛晴点点头:“好吧,到时候你们不嫌我碍事就好。”

    第二天晚上赢擎苍却没回来接她,阿澈负责送她去会场,辛晴有些小失望,设计师今天把她打扮的很美,雪白丝绸长裙拖在脚踝处,大圆形的领子上有一圈金色的宝石点缀,让辛晴欢喜的是,这些宝石都是她闲来无事自己打磨的作品。头发没有盘起来,而是松松的编了个马尾垂在背后,辛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都觉得很漂亮,她期待赢擎苍看到她时惊艳的摸样。

    车子没有驶向市区,却往海边的方向开去,到了海边以后四周一片漆黑,辛晴看了看外面不敢下去。

    “阿澈,这是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