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七十七章意外受伤
    等了半天没动静,辛晴一扭头发现驾驶座上已经没人了?

    远远的一个背影跑的飞快,辛晴默默囧了一下,这是这么情况……

    又在车里坐了一会,辛晴发现真的没人来管她了,只好壮着胆子从车上下来,被绑架那几天的经历让她现在对黑暗有种莫名的恐惧,连晚上睡觉都要留一盏小灯。

    咦!软的?原本以为高跟鞋会陷进海边的石头里,却没想到脚下是软软的触感,借着月光一看,辛晴发现地下竟然铺着红色的地毯,她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突然眼前亮了起来,地毯两边竖着一个个广告牌,里面都是她的相片。这下她很清楚的能看到这条地毯光带一直延伸到海边,海边上黑压压的一片不知道是什么。

    “赢擎苍!”辛晴叫了一声,回答她的只有耳边的海风。

    算了,过去再说,既然人家把路标都画好了,她还怕什么。顺着地毯走到海边,当她看到那片黑压压的东西后,捂着嘴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

    那是用沙子雕成的巨大的心形沙雕,上面写着她和赢擎苍的名字。之所以能看的请,是因为最上面突然亮起了巨大的探照灯,她们两人的名字用璀璨的碎钻摆成的,在灯光下华美的像一场梦幻星辰。

    赢擎苍就站在下面看着他,脚下铺满了玫瑰花,他手里还拿着一大捧。男人英俊的面孔倒影在辛晴的瞳孔中,越来越清晰,赢擎苍走到辛晴身前然后单膝跪下。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我就把沈公子丢进大海里去,这都是他设计的”

    辛晴扑哧一声,瞪了赢擎苍一眼,再不明白他这是想干什么就是傻瓜了,可哪有人在求婚的时候这么开场白的?这时候辛晴又看到乐乐摇摇摆摆的嘴里不知道叼着个什么跑过来,它后面还跟着好基友吉娃娃。

    赢擎苍从乐乐嘴里把东西拿下来,不动声色的在它毛上蹭了蹭,这才拿到辛晴面前打开:“晴晴,嫁给我吧!”

    “好。”

    赢擎苍楞了,这就答应了,他看了看沈公子的方向,后面的招怎么办?用不上了……

    辛晴伸出手却发现赢擎苍半天都没反应,忍不住问他:“你后悔了?”

    “没有!”赢擎苍反应过来,赶紧把戒指拿出来小心的戴到辛晴手上。辛晴打量着能闪瞎人眼的大钻石,嘴角不由自主弯着笑。赢擎苍看到她笑的那么开心,也笑着站起来,拉着她的手说:“这颗钻石后面刻着我的名字,表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了。”

    他顿了顿,没等辛晴接话,又说道:“唔,你记得回头也送我一个。”

    “我会的!”辛晴哭笑不得的捶了他一下,却被赢擎苍一把拉进怀里,抱起她在空中转了个圈。

    一直躲在沙雕后面的沈公公和阿澈跑出来,沈公子像辛晴邀功,说这么浪漫的求婚现场都是他布置的,结果辛晴正好打了个喷嚏,赢擎苍吓了一跳,想到医生说她需要好好养身体,当下就抱着她往车里跑,一边跑还一边瞪沈公子,抱怨都是他出的注意在什么海边,要是把辛晴冻着了怎么办。

    沈公子被乐乐和吉娃娃咬住两个裤腿悲愤的看着两个人坐上车就走,把他和两只狗抛弃在半夜三更的海边。

    晚上辛晴洗澡出来,就看到赢擎苍坐在床上看着她,手里拿着之前医院的检查报告。

    “我们以后会有宝宝的!”赢擎苍突然说:“勇敢一点,我们明天去医院好不好?”

    辛晴知道赢擎苍这么急着和她求婚,就是为了让她安心,怕她因为要拿掉孩子胡思乱想。其实之前和张宓芊芊聊过,辛晴已经想通了,出院时她偷偷去做了检查,医生说胎儿有萎缩的现象,基本是没办法发育成型了,她也知道不能在拖了。

    “嗯。”辛晴点点头,眼圈红着靠进他怀里,赢擎苍亲了她好一会,俩个人抱着睡觉了。

    第二天上午辛晴又回了医院,连病房都没变,给她做检查的医生偷偷告诉她赢擎苍根本就没办出院手续。这种小手术直接就可以进手术室做,不到一个小时辛晴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出来。赢擎苍脸色不好的责备医生:“怎么不躺着?你们就这么对待病人的?”

    医生很委屈,人家别人做这种手术都是下了手术台就自己走出去的。赢擎苍没管那么多,非要辛晴在医院住一天,后来是辛晴好说歹说说她在医院睡不好,会做噩梦什么的,赢擎苍才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她回家去。然后也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什么打孩子手术和坐月子是一样的,于是辛晴整整一个月都被关在家里,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很快之前掉下去的体重就长了回来,还胖了几斤,小脸也恢复了以前光泽丰满的样子。

    赢氏这段时间却是不停的出问题,先是海外的供货商突然违约不在提供货物,再来又是国内几个开发的楼盘频频跌价,不是国家政策影响的,就是周围突然建了什么化工厂。辛晴看到赢擎苍每天那么忙有些担心,赢擎苍倒是没什么,自从上次辛晴被绑架后,他就知道有人在针对自己,在他看来,这样不断的发生问题反而是好事,就怕对方一直不动。他不动,就不会暴露,自己就抓不到他。

    结果还没等公司的事情解决,赢擎苍自己却出了意外。

    “怎么会这样?人呢?”辛晴匆忙冲进急诊室,沈公子赶紧拦住她:“别急,皮外伤,医生在里面处理呢!”

    “好好的怎么会砸到头?”

    沈公子也有些后怕:“那个广告牌年头太久了,前几天又连着下了几场暴雨,铁架子就没支撑住。”

    今天中午赢擎苍从公司出来的时候,赢氏大厦顶上的霓虹灯广告牌突然砸了下来,幸好阿澈反应快,一把将人推开了,广告牌把车顶都砸了个洞,赢擎苍被一根铁栏杆碰到了头,不过不要紧,就是划了道口子。

    正说着,赢擎苍扶着脑袋从里面出来,辛晴几步走过去紧张的问:“疼不疼?要不要紧?”

    “没事,连针都不用缝,就是消毒抹了点药。”赢擎苍怕她不信,还想把医生给包扎好的纱布掀开。辛晴赶紧拉住他,“别动,回头在感染了。”

    阿楠拿着药走过来问辛晴:“是我在放在公司还是您带回家?”

    “我拿回家,我会换药。”辛晴毫不犹豫的说。

    阿楠把药交给她,又给她说了遍他医生写的注意事项,沈公子在一边打趣道:“啧啧,你这好像是除了那年我们大学野外生存之后,人生的第二次受伤吧!”

    赢擎苍没理他,拉着辛晴就走,晚上辛晴给她换了药,自己进去洗澡,等出来就看到赢擎苍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他还用手指着小擎苍说。

    “一个月了,正好是月圆!”

    辛晴脸一红,她真忘了今天是月圆夜,看到小擎苍已经站了起来,赶紧拿起被子盖到赢擎苍身子,转身关了灯上床。刚躺上去,赢擎苍就一把将她揽进怀里,顺手就把她的睡裙扔到床下。

    “你小心头上的伤口。”辛晴见他脑袋来回动,提醒道。

    赢擎苍一个翻身,顾不上说话,双手在她身上到处点火,辛晴非常配合的让小擎苍进来,两个人好久没淋漓畅快的运动了,都有些激动,没一会辛晴就投降,语不成调的求饶。

    “这就受不住了?嗯!”赢擎苍咬着她的嘴唇,“我得加油,你不是喜欢孩子嘛,不努力的话,怎么会有宝宝。”辛晴听他这么说,眼神越发温柔了,她一直以为赢擎苍不是很在意那个孩子,其实他只是不想让自己难过而已。

    直到辛晴眼睛都睁不开,带着哭腔求他,赢擎苍才不在折腾抱着她睡觉。

    辛晴终于返回学校,其他课还好,法语课她拉下太多,只好在下午自修时偷偷跑到法语系听人家的公共课。赢擎苍这段时间虽然忙,但是每天下午来接辛晴放学一定会亲自来,好不容易辛晴才申请到和闺蜜逛街吃饭的时间。

    “我要告诉赢擎苍管你这么严女人会有压力的。”张宓觉得辛晴都还没嫁过去行动就受限制了,以后真嫁了还不一点自由都没有。辛晴倒是无所谓的笑笑说,“因为之前绑架的事情他太紧张了,不过我觉得还好。”大概是因为缺少家庭关爱,辛晴对这种被对方如此紧张的行为觉得还挺好的。

    施芊芊在她们对面心不在焉的喝咖啡,辛晴和张宓互相看了一眼问她:“你们家那位客人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死乞白赖的不走,我也不能赶她,你们知道她和谁交上朋友了吗?”

    辛晴听她这么说好奇的问:“我们的认识的吗?”

    “你何止认识啊,还很熟悉呢!”

    辛晴瞪大眼睛,她总共就认识那么几个人,看施芊芊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她喜欢的人,猛的想到那个女人:“辛语蝶?”

    施芊芊冲她立大拇指:“聪明!”

    “她们怎么搅到一起去的?”张宓啧啧嘴,“渣人都愿意往一块凑。”

    “我哪知道。”施芊芊一脸的不屑,“有天我无意看到她们一起吃饭,看上去关系好像还很不错。”

    辛晴突然楞了下,呆呆的看着咖啡馆的橱窗嘟囔:“人果然是不经念叨的,说曹操曹操就到。”

    其他两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辛语蝶正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