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八十一章他碰了别的女人
    辛晴的情绪依然不怎么高,每天都好像小心翼翼的,赢擎苍决定和她谈一谈,参考了沈公子的意见,他趁着周末带辛晴去游乐场玩。 张宓本来想跟着去,赢擎苍隔着电话说了句好啊,正好她和沈公子一起,那边就没动静了。

    “只能做这个?”辛晴苦着脸站在摩天轮下面,赢擎苍把前面她要玩的项目全给否决了,嫌那些太快又太危险,辛晴觉得以后再也不要和赢擎苍来游乐场了……

    “这个好,稳当。”赢擎苍拉着辛晴坐上去。s市的这个摩天轮很有名,好像是整个亚洲最大的,转一圈下来要20分钟。随着摩天轮开始缓缓转头,赢擎苍也开始进入正题。

    “说吧,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

    辛晴看着他装傻:“啊?什么怎么回事?”

    “你那点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当谁看不出来吗?”赢擎苍皱着眉头,“你要是今天不说,我只好每天把你带着去公司,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辛晴眼珠子转了转说:“因……因为家里多了个女人,还是个对你有企图的女人,我吃醋!”

    “呵呵,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只要一撒谎右边的眉毛就会挑起来。

    “啊?有吗?”辛晴伸手摸她的眉毛,看到赢擎苍似笑非笑的表情,顿了下,垂头丧气的说:“之前那个老头说的都发生了,你生病受伤,张宓和沈公子的事情,这些都发生了。”

    赢擎苍狠狠弹了下她的脑门:“都说了不许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怎么还想?”

    “可是他说的都对啊!”辛晴捂着脑门,“要是你下次再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赢擎苍叹了口气,把她拉进怀里:“那都是凑巧罢了,我们是不能分开的,不是还有祖训吗,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每天看你这样我也难受,工作都不专心了。

    “我影响你工作了的啊!”辛晴一听觉得自己又给他添麻烦了,撇撇嘴,“好吧,我尽量不想。”

    赢擎苍低头吻住她的嘴,一开始还温柔,后来就将人按在怀里,使劲的亲,恨不得要把人给吞下去,等到她一脸潮红快喘不上气,才被放开。赢擎苍抚摸着她的背给她顺气,恨铁不成钢的说:“不是尽量,是不许想,听到没?”

    “唔……恩。”辛晴还没缓过劲,靠在他怀里动了动脑袋。

    赢擎苍很满意摩天轮的效果,下来以后主动去帮辛晴买冰淇淋吃,辛晴站在那看着赢擎苍的背影,心中窃喜,这么好的男人是自己的呢!然后她就看到路边的海盗船慢慢的,慢慢的往赢擎苍的方向倒去,好像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她想张嘴喊他,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等可以发出声音时,化成一声凄厉的惨叫。

    手术室门口,辛晴惨白着张脸,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盏红色的灯,沈公子一直在和旁边来调查的人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赢皓坐在那脸色黑沉的不知道想什么,茉莉一直在瞪辛晴,终于忍不住讽刺她:“听说最近阿苍都很倒霉,你就是个扫把星!”

    “闭嘴!”沈公子突然转身掐住茉莉的脖子,茉莉瞪大眼睛使劲挣扎了半天,又怕又恨的瞪着沈公子。

    沈公子一把将她甩到地上:“别让我在听到你对小晴晴说这种话,不然我会让你永远留在s市。”

    “茉莉。”赢皓看着她,目光带着警告,茉莉眼里带着泪,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了,默默站到一边去。

    手术室的灯灭了,赢擎苍被推出来,上半身缠满了绷带。辛晴踉跄跑过去又不敢动他,只好轻轻的叫他名字。

    “断了三根肋骨,万幸没伤到内脏,现在没事,等麻药过了他就能醒来。”医生很感概的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这两个人最近来医院的次数太频繁了,他们都觉得这对恋人好倒霉……

    晚上赢擎苍一清醒就对上辛晴一张泪眼婆娑的脸,他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庆幸自己躲的快,又发愁的看了看辛晴,好不容易开解完,这下她又会胡思乱想了。

    “你还好吗?疼不疼?”辛晴拿着小勺喂他喝水,“你别乱动啊,上半身都不能动。”

    赢擎苍捏了捏她的手:“别哭了,丑死了。”

    “呜呜……”他这一说,辛晴哭的更厉害了,“我就说会出事把,你看看,就差那么一点,那么一点你就……”

    当时那个海盗船的一头砸向赢擎苍,幸好周围人的尖叫提醒了他,及时退开一步,才没碰到脑袋。

    “呦!醒了?”沈公子推门进来。

    赢擎苍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用手给辛晴把眼泪擦了擦说:“我想喝鱼汤,你去看看田姨来了没有。”

    “好!”辛晴点点头脸都顾不上洗就跑出去了。

    沈公子关好门,走到床边看着他:“你察觉到到什么了?”

    “去查,这段时间这些意外绝对不是巧合。”赢擎苍眼底带着冷意,“我怀疑和上次绑架辛晴的人有关。”

    沈公子沉声说:“我也觉得不是意外。”怎么会有这么频繁的意外,一定暗中有人在操纵。

    “可是对方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不好查啊!”

    赢擎苍冷哼一声:“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来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他看了沈公子一眼,“去趟白龙山,从那个解签的老头开始查。”

    “不会吧?”沈公子惊讶道,“能扯那么远?”

    这个人能布这么大的局,恐怕不止那么远……

    赢擎苍这次在医院待了快两个月,等他出院时正好是圣诞节前夕。辛晴因为她八字克赢擎苍的事情难过,月圆夜也没有和他亲近。让她奇怪的是赢皓这次也没有说这个事,好像月圆夜两个人的恩爱已经不作数似的。

    辛晴的生日是平安夜,赢擎苍自然和她在外面庆祝,吃饭的时候就开始动手动脚,辛晴知道今天晚上她肯定逃不了。回去的路上赢擎苍的手还不老实,辛晴只好转移话题问他。

    “说是给我过生日,连个礼物都没有!”

    赢擎苍把手从她腿上拿开,捏了捏她的脸说:“谁说没有?”

    然后不管辛晴怎么问,赢擎苍都不告诉她,后来逼的急了,亲了她一下说:“今天晚上好好伺候我,明天一醒来你就能看到礼物了!辛晴可不敢对赢擎苍说,她觉得他们暂时不要亲热比较好,这男人现在已经满脑子都是滚床单的事情了。

    回了赢家,茉莉正陪着赢皓在客厅说话。辛晴很奇怪这个女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赢擎苍住院的时候她去看过几次,每次赢擎苍都给她脸色看,后来人家也不去讨没趣了,每天让阿楠开车到处去玩。

    “阿苍,跟我来书房,我有话和你说。”赢皓看到他们回来站起来要赢擎苍跟他走。

    赢擎苍没动懒懒的说了句:“明天再说。”

    “不行,必须马上说。”赢皓瞪着他,辛晴赶紧捅了捅他的腰,赢擎苍亲了她一下,在她耳边小声说,“洗干净去床上等我!”辛晴脸一红,呸了他一口。

    茉莉明显是听到了赢擎苍那句话,等赢擎苍和赢皓去了书房,她一边涂指甲一边鄙夷的看着辛晴:“男人啊,变的最快了,今天喜欢和你上床,下一次就不知道去找哪个女人了,我劝你还是别太当真的好。”

    “那我想问一句,你一直赖在我们家不走,是想爬上谁的床?”辛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茉莉瞪着眼想说什么,又憋了回去,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知道辛晴不是个软柿子,一旦刺到她,立马能扎你个头破血流,辛晴冲她笑了笑上楼去了。

    赢擎苍憋了那么久,今天的床单肯定是要滚了,辛晴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结果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过了一会被冻醒,赶紧穿好衣服跑出去一看,发现赢擎苍竟然还没回来。

    下楼给自己倒了杯水,跑去书房里面却没有人,她正奇怪人去哪了,就隐约听到有女人呻吟的声音传出来,辛晴顺着声音找去,在茉莉的房间门口停下来。

    这次听的更清楚了,不止有女人的呻吟,还有男人喘息的声音。辛晴鬼使神差的碰了下门,发现房门并没有锁,她悄悄把头探进去,屋子里的大床上,茉莉光着身子躺在那,她身上的男人正把头埋在她胸口,茉莉的手在解那男人的腰带。辛晴默默的关上门,靠在墙上,呆呆的说了句。

    “一定是我眼花了,那个男人怎么会是赢擎苍……”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一把推开门,就看到赢擎苍正把裤子从脚踝踢下来,茉莉的两条长腿正准备往他腰上缠。

    “砰!”玻璃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也惊醒了床上的人。

    赢擎苍不敢相信的看着门口的辛晴,又看了看身下的女人,然后直接滚下床。辛晴看他要过来抓自己,转身拔腿就跑,连鞋都没穿就冲了出去。

    她沿着盘山公路拼命往山顶跑,脑子里一片空白。突然前面出现两道车光,辛晴看到一个人从车上下来。

    “辛晴!”那人叫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