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八十二章我要离开你
    沈公子正和新床伴洗鸳鸯浴的时候,接到了赢擎苍的电话。 ..com

    他开车赶去赢家的时候,还一头雾水,什么叫辛晴跑了?

    结果在半山腰就看到辛晴一个人站在公路中间,差点没他给吓死。

    “我说姑奶奶!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有多危险?”沈公子一边开车一边擦汗,其实他一开始以为遇鬼了,后来看到月光下长长的影子才反应过来是人,再然后才发现是辛晴。

    辛晴就呆呆坐在那,一句话也不说,盯着前面的玻璃。

    “怎么了?赢擎苍打电话说你跑了,你半夜三更跑公路上干什么?吵架了?”沈公子觉得这两个人吵架的可能性太小了,赢擎苍恨不得把辛晴含在嘴里怕化了,怎么舍得让她伤心难过。

    很快又回到赢家,老远就看到赢擎苍站在门口张望,看到他们用跑的过来拉开车门就想拉辛晴下来。

    “别碰我。”一直没说话的辛晴冷冷的开口,看都没看赢擎苍,自己下了车往屋里走。

    沈公子拽住要追上去的赢擎苍小声问:“怎么了?你不会是和别的女人上床被小晴晴逮到了吧?”他开玩笑的说,结果就看到赢擎苍脸上像滴了墨一样黑,眼里的暴怒都让眼角充满了血红色。

    “天啊!你真和别人上床了?”沈公子捂着嘴,赢擎苍甩开他的手,“我被人设计了。”着急去屋子里找辛晴。

    沈公子几步追上他:“设计了?在哪?这是你家……啊,茉莉?”

    “她没这个胆子。”赢擎苍眼中划过一抹阴狠,“我先去和晴晴解释。”

    两个人一进屋就看到茉莉在和赢皓在哭诉。

    “怎么回事?”赢皓还穿着睡衣,看样子是被吵醒的。

    赢擎苍冷冷的看着他:“最好不要让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有关系,不然你就等着赢家绝后吧!”

    “你胡说什么?”赢皓气的直发抖,“茉莉说她出来倒水碰见你,你就抱着她进屋要和她上床,你疯了?你让辛晴怎么想?”

    茉莉一听哭的更凶了:“呜呜呜……要不是辛晴突然冲进来,我……我就已经……被……被……呜呜呜……”

    “没上成?”沈公子乐了,“那你哭什么?又不是处女。”

    茉莉气的真想咬死他,赢皓也皱着眉头训斥道:“行了,怎么说话呢!”

    “你快上去看看辛晴,我看你怎么解释!”赢皓想了想又补了句,“然后给茉莉一个交代。”

    赢擎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上楼找辛晴去了。

    “你要干什么?”赢擎苍推开门,看到辛晴正在收拾行李,他慌忙过去盖上行李箱,“你听我解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以为那个是你。”

    辛晴冷笑了一声:“那你该去配副眼镜了。”

    “不是,真的,她当时在我眼里就是你的摸样。”赢擎苍想抱她,辛晴后退了一步,厌恶的说:“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赢擎苍楞了下,眼底划过抹受伤的神色:“你相信我,有人对我用了什么药。还有,我怀疑这段时间我们这么多意外都是人为的,就是绑架你的那个人,他的目标是我。”

    辛晴脸上有一瞬间的慌乱,然后马上又冷冷推开赢擎苍:“我只相信我看到的。”说完她拿起行李就要走。

    “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赢擎苍觉得受伤了,他本来就因为被算计很暴躁,辛晴竟然这么不相信他。

    辛晴头也不会的丢下句:“你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

    到了楼下,她看着沈公子说:“麻烦你送我一趟行吗?”

    “至于吗?”沈公子也不开玩笑了,严肃的说,“他是被陷害的,你还不了解他吗?”

    辛晴抿了抿嘴角:“算了,我自己走。”

    “等等!”沈公子拦住她,看到从楼上下来的赢擎苍,给了个询问的眼神,赢擎苍点点头。

    沈公子接过辛晴的行李箱:“我送你。”

    赢氏大楼。

    赢擎苍看着沈公子交回来的资料:“全都没有问题。”

    “是的,所有最近发生过的意外,以及和这些事情有关系的人,我们全都调查了,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赢擎苍揉了揉眉心,靠在椅背上:“难道我想错了?”

    “我觉得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把小晴晴哄回来。”沈公子瞅了赢擎苍一眼,“还有,你别老熬着了,好好休息休息,你的脸色看起来像鬼你知道吗?”

    一说到辛晴,赢擎苍的心里就猛的抽了一下。自从那晚离开赢家后,辛晴就去了施芊芊家,他几乎每晚都会去找她,可她一次都没有见自己。

    “小晴晴到底是怎么了?”沈公子觉得奇怪,“她不像是这么不理智的人啊,明明说的很清楚你是被陷害的,她为什么就不原谅你呢?”

    赢擎苍闭着眼睛,片刻之后睁开看着沈公子:“我觉得,她想离开我。”

    “怎么会?你们之间还有协议呢,对了。怎么赢伯伯也不催你?已经3个月圆夜你没和小晴晴在一起了。”

    “我觉得很多地方都不对劲,可是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赢擎苍很少露出这种表情,他从来没有这么被动过。

    沈公子站起来:“我再去查,马上就要过年了,你一定要把小晴晴哄回来。”

    “我去找老头子。”

    赢皓没好气的看着赢擎苍:“你就准备这么一直盯着我?”大晚上的跑到他房间来,又不说话。

    “你怎么不一点都不着急?”赢擎苍隐晦的目光一直在他爸身上打转,“晴晴走了,月圆夜已经没有了,你不担心祖训了?”

    赢皓叹了口气:“我担心有用吗?”他想了想又说,“我觉得,既然你一直不相信祖训,那么就趁这个机会试一试吧。辛晴回来自然好,如果她不愿意回来,那么你又没事,就表示祖训是骗人的。不过……如果回头赢家出了什么事,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回来继续履行协议。”

    “你心里除了赢家还有什么?”赢擎苍一脸讥讽。

    赢皓不介意的耸了耸肩膀:“没办法啊,你这个当儿子的不肯承担责任,只有我来啦!”

    “哼……早晚因为赢家把你自己害死。”赢擎苍嘟囔一句,站起来离开了。

    年关,s市今年的雪晚了些,辛晴坐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白茫茫的大雪,施芊芊走到她跟前叹了口气:“你又没吃饭,这样下去身体会垮的。”

    辛晴脸色惨白,两眼下面都是乌青,整个人憔悴的不像样,她呆呆的转过头,呆呆的看着施芊芊,好久才开口:“我想阿莎了……”

    “你想的不止是阿莎吧!”施芊芊将一杯热乎乎的奶茶塞到她手里,“这是何苦,要不我去把他找来?”

    辛晴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激动的喊:“不要!千万不要。”

    “好,那你答应我,好好吃饭,不要在这样半死不活的过日子。”施芊芊板着脸:“要不就去找他说清楚,如果你决定分开,那么就自己好好活下去,你的理想呢?你设计师的梦呢?”

    辛晴眼睛里终于有了些焦距,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得振作起来,她深深吸了口气:“我知道了,我会和法国那边联系,过了年就去学习。”

    “决定了?”施芊芊看着她,“赢擎苍怎么办?你就这么走了,他一定会天天去找你,你能躲到哪去?”

    辛晴低下头,奶茶上面那一圈圈的圆晕,仿佛她和赢擎苍这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大年三十一早,赢擎苍就决定去丁家找辛晴,他连行李都带上了,如果辛晴还不回来,他也就住下不走。结果临出门时赢皓慌张的从房里跑出来说:“赶快,收拾东西回英国,你外公出事了。”

    赢擎苍的外公好好的突然中风,幸好及时送去了医院,等晚上赢擎苍他们赶过去时,老人家已经有意识了。赢擎苍等了三天,直到他外公病情稳定下来,才有急急忙忙的回了s市,让他欣喜的时,辛晴竟然主动要见他。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赢擎苍约了辛晴在他求婚时的海滩上见面。冬日的海水深沉,没有了阳光的照射,失去了优雅美丽的一面,和远处灰蒙蒙的天连在一起,正如此刻两个人的心情。

    “我要去法国学习了。”这是辛晴的第一句话。

    赢擎苍好久没见她,正贪婪的盯着她的脸看,听到她这么说,本能的就回答:“好啊!我陪你。”

    “我一个人去。”辛晴摇了摇头。

    赢擎苍皱着眉头:“你还不相信我吗?到底要闹别捏到什么时候?”

    “不是闹别扭,我想过了,之前赢家祖训不是说我们是因为彼此身上的图腾才相爱吗?我们不是都怀疑过彼此吗?”

    赢擎苍打断她:“我没有……”

    “你让我说完。”辛晴摆摆手,“那么我们来证明吧!我离开2年,看看我们是不是还会爱着对方。”

    赢擎苍盯着她:“如果2年以后还是呢?”

    “那我就嫁给你。”辛晴摊开手,掌心是赢擎苍求婚时的戒指。“这个,你先拿回去。”

    赢擎苍没动,眼睛深深的望着她,仿佛要看透她的心思,看清她心里最深处的想法。

    “你真的想清楚了?决定要这么做?”过了好久,久到辛晴快要在那样的目光里败下阵来,赢擎苍终于缓缓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