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八十三章出国留学
    赢擎苍盯着辛晴,他想不通为什么她会这么做,他不相信辛晴真的是因为他和茉莉那场误会才做这样的决定,他能感觉的到辛晴并不是不爱他。 可是,是什么样的决心能让她做这样的决定?

    “我想的很清楚。”辛晴说,“我不希望陪我一辈子的男人,是因为什么祖训而爱我,我希望我们之间不要有这些外在的因素,只是单纯的彼此相爱而在一起。”

    赢擎苍伸手将戒指拿回来:“好!”他突然笑了笑,“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两年后这戒指还是你的。”

    辛晴身子一怔,咬了咬牙转过身:“那么,再见了。”

    “记得要走时,回来看看阿莎和乐乐。”赢擎苍的语气突然变得轻松起来,辛晴背着他点点头,忍着眼泪快速离开。赢擎苍看不见她的眼泪,正如她看不到赢擎苍嘴角挑起的笑意。

    沈公子原本以为赢擎苍知道辛晴要走后会失控,至少也会把他周围的人折磨一通,可谁知道赢擎苍突然就没事了……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没必要在我跟前装,想发脾气就发吧!”沈公子大年初二跑到赢家,“我可是为了你,连度假都取消了,趁着小晴晴还没走,咱们商量商量怎么把她留下来。”

    赢擎苍却反问了他一句:“留下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沈公子瞪着他,“你要让小晴晴走?”

    赢擎苍的目光落在遥远的地方,像是和沈公子说,也仿佛是在告诉自己:“她什么性格你也应该了解,看着傻乎乎的,骨子里拗的很。既然她已经做了决定,连阿莎都能丢下,我怎么做都没用,她是铁了心的要离开。”

    “她变心了?”沈公子觉得不可能。

    赢擎苍皱了下眉,口气不太好的说:“放屁。”

    “一个女人要离开一个男人,除了变心就是嫌弃他没钱,你有钱,那么就是第一个理由。”沈公子头头是道的说。

    赢擎苍突然又笑了,笑容邪魅猖狂:“别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靠谱的祖训,就算那祖训是假的,可当初她签下的协议可是真的。白纸黑字,辛晴这辈子只能是我的。”

    “那万一……祖训是真的,你们真是因为图腾才喜欢对方的,你要怎么办?”沈公子还是从赢皓嘴里套来的这些秘密,知道还有这么一说。

    赢擎苍毫不在意的说:“是真是假,有什么关系?假的,就证明我们是真心相爱。真的,那我们也会相爱。不管什么结果,只要我们最后是在一起的,我不在乎。”

    “嘿嘿,可是人家现在要离开你喽!”沈公子看赢擎苍心情没那么糟,又开始刺激他。

    赢擎苍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所以说……你的智商很辛晴是同一条水平线。”

    “你什么意思?”

    赢擎苍没理他,丢过去一份文件:“好好看看。”

    过了正月十五,辛晴就准备去法国。那边3月份才开课,可是辛晴得去找合适的房子。她清算了一下自己的财产,发现每个月辛氏珠宝都有不小的进账,足够她找到舒服的房子和完成学业。原本她犹豫要不要把辛氏的一半股份给赢擎苍,但是施芊芊却说这样他们两人会更纠缠不清。建议她如果实在不行,可以重新找个职业经理管理公司。

    辛晴特意打电话给之前的经理,告诉她自己要离开,如果他不愿意留下可以回赢氏去。结果对方就差没哭着表忠心,死活都不走,最后丢下句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就挂了。搞的辛晴额头上生生爆出几个井字,只好让人家继续打理公司。

    出发前一天,辛晴回了趟赢家,她特地给阿澈打了个电话,确定赢擎苍不在才过去的,结果一进门就看见赢擎苍坐在沙发上,他旁边是抱着个罐苹果泥啃的满脸印子的阿莎。

    “来了!”赢擎苍就和平常一样打招呼,口气轻松的就和辛晴只是回家一样。

    辛晴瞪了眼给她开门的阿澈,少年低着头不敢看她。

    “我来看看阿莎和乐乐,顺便拿些东西。”辛晴一边说一边走过去,阿莎在听到她的声音时,就转着小脑袋四下找了。一看到她过来,扔了苹果泥罐子就往她身上扑。田姨也把乐乐从花园里放了进来,还一脸哀伤的看着她,怎么好好的就要走了呢……

    “有件事我和你商量一下。”辛晴想了想还是开口说:“我现在不方便,等我一年后开始实习就把阿莎接过去,她留在这你也会不方便。”

    “至于乐乐,到时候也可以一起带过去。”如果不是她没时间照顾,阿莎和乐乐她都想马上带走。

    赢擎苍冲她笑了笑:“好啊!听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辛晴看到他嘴角的笑容,总觉得不安,好像又被算计了似的。

    “对了!”赢擎苍递给她一份文件,“这是你的。”

    辛晴疑惑的接过来看了几行就丢回去:“我不要。”开玩笑,那竟然是南非的一处钻石矿,所有人还是自己。

    “这是很早就准备好的,本来要在你生日那天送,可惜……”赢擎苍又把文件塞到她手里:“矿产转移法人很麻烦的,还要通过政府,我也没那个精力再飞一趟。”

    辛晴像拿了个烫手山芋,皱着眉头看着他。

    赢擎苍笑了下:“你先拿着,日后有时间了,我再改回来?”

    “好吧。”辛晴只好点头,“我会帮你先收好的。”

    赢擎苍看她抱着阿莎舍不得放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怎么就舍得我呢?

    “明天我有事,就不送你了。”赢擎苍帮她拉开车门,“阿澈明天去接你,送你去机场。

    辛晴想说不用麻烦了,可看到阿澈坐在驾驶座上盯着她,那眼神大有你敢说不行试试看,于是她默默的点了点头。

    “保重!”赢擎苍后退几步。

    辛晴低着头冲他挥了下手,等到车开出十几米远终于还是没忍住,趴到后车窗上往回看,看到赢擎苍竟然还站在那冲她招手,辛晴捂着嘴,眼泪顺着指缝滑落,她摇着头,又拼命点头。阿澈从倒车镜里看她那样子,忍不住开口说。

    “小姐,别走了,你也舍不得少爷。”

    辛晴重新系好安全带,深深吸了口气:“我没事,你注意开车。”

    阿澈还想说什么,看到辛晴已经闭上了眼睛,只好摇了摇头,明明喜欢,为什么要分开呢……

    所有人都觉得赢擎苍和辛晴会分开这件事情非常的意外,包括刚刚生了孩子的辛语蝶。她是从黄健斌那听说的,当天晚上就给辛晴打了电话。

    “你真要走?”

    辛晴接到她的电话有些意外,但还是对着电话说:“是啊,明天下午的飞机。”

    “你真傻,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赢擎苍就算不娶你,也不会不要你的。”

    辛晴笑了笑:“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呵呵!”电话那边的辛语蝶也笑了,“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真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我觉得一点都不可笑了。”

    辛晴听她这么说,倒是有些意外,辛语蝶又说道:“不管怎么说,祝你一路顺风,我有预感,你还会回来的!”

    “谢谢!”挂了电话,辛晴又突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翻出个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过去。

    陈铭没想到还能接到辛晴的电话,自从绑架的事过去后,他一直很自责。因为自己不但连累了辛晴,还害的陆曼曼至今死亡原因不明。在听到辛晴说要走时也吃了一惊。

    “不是听说你们要结婚了吗?出什么事了?”

    “没事。”辛晴说:“我找你是想请你帮我个忙。”

    “你说。”陈铭赶紧开口。

    辛晴有些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留意一下阿莎。”

    “什么意思?”陈铭没明白。

    “如果赢擎苍结婚,或者有什么他有女伴的传闻,麻烦你务必告诉我。”

    陈铭想了想说:“你是怕孩子被……”

    “是的。”这是离开赢家时辛晴突然想到的,万一赢擎苍有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可以容忍阿莎吗?会对她好吗?万一虐待她怎么办。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会帮你留意的。”

    她原本是打算找沈公子帮忙的,可是想到今天阿澈隐瞒赢擎苍在家的事情,意识到无论是阿澈还是沈公子他们都是赢擎苍的人。她也想过找芊芊和张宓,但是她们还要学习,而且她们也不可能老盯着那个圈子,想来想去,这件事也就陈铭能帮她了。

    一切都安排好了,第二天辛晴拒绝了施芊芊和张宓的送行要求,她说她不想在机场哭。当她哭着过了安检要登机时才发现,其实自己是不想让她们看见自己哭。

    机票是奢侈的头等舱,是施芊芊帮她定的。坐下来以后,她就带上眼罩,不想让人看见她红肿的眼睛,察觉到旁边座位有人坐下,她也没在意,然后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晴晴!”